【查经】路加福音 05章 – 这福音是个新事!

引言

今天我们来看《路加福音》第5章,这章的主题叫做“这福音是个新事”!今天我们所处的世代,和以前的历世历代,人都是在不断的更新当中。但是有的人却觉得不对,认为太阳底下没有新事。主耶稣来到这个世上是出乎人们所料,因为人们没有办法理解耶稣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有的人接受,有的人不接受。为什么说这福音是新事呢?因为在这里提出一个重要的属灵原则,叫做新酒新皮袋

耶稣又设一个比喻,对他们说:“没有人把新衣服撕下一块来补在旧衣服上;若是这样,就把新的撕破了,并且所撕下来的那块新的和旧的也不相称。 也没有人把新酒装在旧皮袋里;若是这样,新酒必将皮袋裂开,酒便漏出来,皮袋也就坏了。 但新酒必须装在新皮袋里。 没有人喝了陈酒又想喝新的;他总说陈的好。”(《路加福音》5:36-39)

我们的神是一个做新事的神,是一个创造的神,但是今天基督徒怎么变傻了呢?因为他们觉得什么东西都是旧的好。如果你给他一个十年前的手机,他不愿意;但是喝酒却愿意喝陈的。然后我给他买了一个1970年的茅台,喝的很开心。如果你给我一瓶茅台,我其实喝不出什么好坏来,即使给我一瓶假的,我还是觉得没有什么区别。据说市面上很多的茅台都是假的,但是我真是不知道怎么品尝出茅台的好坏,但是人家就是觉得好,这真是奇怪。

比如葡萄酒,我喝着味道甜甜的,感觉很好,但人家说这款是很便宜的。有一天我买了一瓶很贵的葡萄酒,喝起来又苦又涩的,但是人家却说这是好酒,是陈酒。基督徒要知道耶稣来了,做的是一件新事,这件新事不能用旧的逻辑体系来看。如果你用旧的逻辑体系看这件新事,就好比把新衣服撕下来一块,往旧衣服上贴。如果这么做的话,不成了一个乱套的人了吗?

说到这福音是个新事,人要想把旧约的事跟耶稣调和在一起是很困难的。写《路加福音》的路加,其实就是跟着保罗一起服侍的,到了罗马之后,有时间就会给提阿非罗大人写信。所以写《路加福音》大概的年间,是保罗被押去罗马的时间。保罗到了耶路撒冷之后,把所有的捐款交给耶路撒冷的牧者,结果耶路撒冷的法利赛人基督徒把保罗抓了。因为保罗写了《加拉太书》,冒犯了很多法利赛人的基督徒。法利赛人的基督徒和保罗所传的福音不太调和;法利赛人的基督徒坚持,人要守摩西的律法;而保罗所传的福音是,人要因着信心。《加拉太书》写的很露骨,挑战了法利赛人的底线,结果到了耶路撒冷就被抓了。

虽然保罗把很多的款项带到了耶路撒冷,但是他们不但不领情,还把保罗抓了起来。结果在监狱里度过了好几年,然后又被送到罗马;路加就在这个期间,写了《路加福音》和《使徒行传》。《路加福音》的前4章是耶稣基督的福音,第5章是这福音是新事。耶稣基督的信仰是完整的神学体系,按照《圣经》里神口里所出的一切话整理出来的;所以这新事,跟旧的犹太教,尤其是法利赛人,不协调。今天来看的话,你会发现基督教的信仰,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更新一次或者恢复一下。但是每一次的恢复,都会面对一股强大的旧的势力的拦阻。

因为法利赛人带着旧有的观念,面对耶稣基督的新道理、新事的时候,根本看不明白。结果还非要解释,就好像是把新衣服拆下来一块,补在旧衣服上;不但不合适,新衣服也被撕破了。人这么干,多么愚蠢呀!华人命定神学所提出的很多理念,跟当今最流行的基督教的信仰体系有很多冲突。你问我的是新酒,还是人家的是新酒,见仁见智。如果你把华人命定神学的体系撕下来一块,补在旧的神学体系上,那是非常困难。

有的人觉得他们的传统非常好,因为有很多年的沉淀和积累,然后被所谓的传统所束缚住,就算是和《圣经》不相符合,也不要《圣经》所说的,这不是很奇怪吗?

这不是很奇怪吗?就比如方言祷告,直到现在还有很多人抵挡,他们对于灵恩派这三个字是很负面的印象。问得医治不好吗?对方回答很好啊,但这是灵恩派,跟我原来的观念不相符合,所以我不要。耶稣年间也发生了同样的事情,也同样给人带来了极大的困惑,所以当时的人的反应是非常有意思的,在第五章的第一节,耶稣站在革尼撒勒湖边,众人拥挤他,要听神的道。路加把耶稣基督后来的教导写到后面去了。教完了耶稣做了一个示范,对西门彼得说你把船开到水深之处,彼得就纳闷了,我们整夜都没有打到什么,你这个外行的还在教导我如何打鱼吗?好,我就听你的试试看,如果没有鱼打上来,我就可得跟你说道说道。

彼得把网一放,吓坏了,圈住了许多鱼,网都快要裂开了,就马上招呼许多的同伴来帮忙。结果鱼多得装满了两条船。他们从来没见过这事,彼得意识到自己刚刚的态度有点恶劣,他就说主啊,离开我,我是个罪人,彼得意识到了这是个新事。之前彼得和约翰雅各都是施洗约翰的门徒,他们心中都有一个追求,希望看见弥赛亚,我们都知道耶稣基督就是弥赛亚,弥赛亚的意思是救赎主。 西门彼得之前听见耶稣说这事,心里其实直犯嘀咕,你说的就对啊?结果按照耶稣的教导一网打上来之后就发现这道好使,这是他们所期盼的主。

彼得有这个福气,可如果你是彼得,你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事,你会是什么反应呢?你会说主啊离开我,我是一个罪人吗?可能你的态度是无所谓,只是碰巧了。我们来琢磨一下彼得的反应其实很有意思,撇下了所有来跟从耶稣,因为耶稣说从今以后你要得人如得鱼了,所以打鱼算啥?咱们要得人!

彼得里面抱有的是比较开放的心态:我以前领受的没有多少,我只是个打鱼的。这种心态就很好,不像那些法利赛人,领受的多用来抵挡耶稣。 彼得、雅各、约翰就撇下所有的来跟从耶稣,也不怕跟错了。但是现在的基督徒遇到一个能为他祷告得医治的就开始困惑了。我们当中一个姐妹在香港为腿疼腰疼的基督徒祷告,他们都得了医治,那些基督徒之后就一脸茫然的看着这个姐妹,这是一个灵恩派?我就很诧异这是脑袋灌了水了吧?

如果今天我们看见一件事跟我们以前所领受的不协调,你会做出什么选择?一定要知道不要把新的东西撕下来补在旧的东西上,旧的东西是要除掉的。我不笨我会干活,有的人买房子,他们买装修,但其实这个装修用了几年之后就会挺破的,而且也不那么合乎我们的标准。而我买房子不管啥装修,一拿到手我就把它变成毛坯,然后再开始重新建造。如果你买房子买了一个旧的橱,这旧的橱这也坏了那也坏了,你是要买一个新的橱,然后把新的橱的板拆下来补那个旧的橱吗?这样做有点儿傻。

所以我想告诉大家的是,要想领受一个新的东西就得把原来旧的东西给拆掉。一定是新皮袋才能装得上新酒。你把新衣服撕破了,从华人命定神学那里取一点,然后是无法贴在你那旧的领受上的,贴上了也不合适。我只是想表达华人命定神学是个新事,大家可以去好好查考圣经,好好的去对照今天你所领受的一切。今天我不希望你傻乎乎的来接受,我希望你可以聪明的来考察、探索过原来真的是这样。

今天我们所信的福音真的需要回到使徒保罗的教导里,需要回到《希伯来书》、《罗马书》、《以弗所书》、《加拉太书》的教导里。这是个新事,彼得对此的反应是撇下一切,不能是这个我也要,那个我也要,你是要撇下一切。彼得要是说我得回家跟我老婆商量商量,结果这一商量不就麻烦了吗? 老婆就会对彼得说,日子还过不过了,我跟你离婚,闹腾啊,家里咋办?所以彼得是撇下所有的,连船也不要了,船上的鱼也不要了,我只要耶稣!

今天咱们弟兄姐妹要知道,这是一种心态,路加在写这件事的时候,描述了一个最重要的心态,撇下所有,旧的我不要了,我拆了,我们才能来跟随耶稣。不是非得要拿着摩西的律法书到新约来,说什么献祭一定要按手在这牛上,把血倒在坛上。烧掉,肝和肝上的油在帐幕旁烧掉。

神自己把自己的殿拆了,就是不让我们再弄《旧约》里的那些献祭的事情了。不能撇下旧的逻辑体系,还想过日子,就不能做耶稣基督的门徒。这不是反社会,而是,我们看见了新事,是把新的拆了弄到旧的上面去,还是把旧的拆了,把新的弄进来?建房屋都是把旧的拆了,建新的,没有人把新的拆了弄到旧的上面去。

耶稣不缺少钱,他让彼得下去打鱼,打出来那么多的鱼,不都是钱吗?如果有人信主缺少钱,应该是没弄明白。我鼓励大家思考有没有把耶稣基督的福音当做宝贝?这宝贝要在瓦器里显出莫大的能力,耶稣基督从死里复活的能力要彰显出来,你是否愿意放下你应该放下的事情?不撇下怎么可能得着耶稣基督!

耶稣基督的这个宝贝超出我们的想象,一个得大麻风的人来到耶稣面前,耶稣就把他洁净了!大麻风就这么洁净了?过去看医生那么多年,花了不少钱,耶稣就这么一句话就洁净了?你信还是不信?有的人就不相信,但是我就相信,如果和耶稣讲的不符合的,我把它丢掉。

我们遇见一件新事,我们的反应是什么?法利赛人信主信傻了,羊掉到井里,他们不把羊弄上来,说不能违背安息日,过了安息日,赶紧把羊弄上来,羊已经死了,又怕摸了尸体不洁净,信主信傻了,都不知道常识了,就知道安息日,这么做就不是安息日了!

耶稣在安息日治好了一个驼背的人和生来瘸腿的,他们说耶稣违背安息日。治好了病人不是好事吗?怎么在法利赛人的眼里成了不好的事?现在的基督徒脑子灌水的很多,比如:疫情期间戴口罩的问题,好多基督徒就说戴口罩影响呼吸,有损神的形象,这都是不相干的。就是人面对事物的时候,已经僵化了。

有一群人把一个瘫子从房顶缒下去,耶稣见他们的信心,就说:“你的罪赦了。”文士和法利赛人说耶稣说僭妄的话了,他们就是不相信,因为他们里面有错误的逻辑体系。他们选择性的相信耶稣的话。其实,耶稣说:“你的罪赦了。”这是很容易的事,说:“你起来行走”,这是比较难的事。

他们看见耶稣做的事,知道这是新事,其实基督徒应该经常经历非常的事。我很诧异,我建教会过程中,有很多人反对为病人祷告,就让病人去看医生,他们认为我是怪物,因为我做的是新事,他们认为他们自己是正常人,是不是很像文士和法利赛人?他们觉得他们是正统,但是《圣经》却不是这么说的。

一旦人里头有一个旧有的逻辑体系,也不选择撇下,你没有办法领受新的。你要领受新的,就要拆毁旧的。你不能够在牛顿定律上贴相对论,相对论比牛顿定律先进多了,现在的量子力学更加先进。我们今天要接受新事物,基督徒很多时候信主信得僵化了,僵化到非常离谱的地步。今天我们就拆毁,如果我们看到一个瘫痪的人,起来行走了,我们就要拆毁里面错误的体系。

有一对加拿大的夫妻,孩子也挺大了还尿床,很辛苦、也很闹心。信主很多年,牧师不管,教会的牧者也不管,安排他们看医生。他们前一段时间跟我们信主,现在几个月过去了,尿床的问题基本上好了。是怎么就好了呢?因为我们把信主这事整对了,耶稣基督就是最大的医生。但是你跟一些基督徒讲这些事情,是很难的,因为他们里面已经深深地刻上了错误的信仰体系,根本没有办法调和。不用说尿床好了,方言祷告也很难接受,这类的情况直到今天还有很多。

我们今天看到很多的事情,看见耶稣让打鱼的专业户去撒网,就捞上来很多的鱼,这就是新事。你要不要跟随耶稣?如果你看到耶稣让大麻风洁净了,你要不要跟随耶稣?我们要不要撇下呢?

结果有一个人叫利未,他是一个税吏,税吏赚钱是很多的,税吏就坐在税关上不停叫人交钱,人都是很讨厌他们的。天天收税,就跟卖保险的经纪一样,可以拿好处,收越多就拿到的越多,所以就很想为政府收税。耶稣跟他说:“你来跟随我。”结果就跟随耶稣了,耶稣也是跟他说撇下所有的来跟随我。

为什么利未会选择撇下所有的跟随耶稣呢?我想这是他里面的反应:“哇!这是一个宝贝。”如果我们信耶稣不把耶稣当做一个宝贝,就是忽略这么大的救恩,又怎么能逃罪呢?所以,利未就撇下一切来跟随神。

利未比较有钱,在那个时候是大富大贵的人家,就把耶稣请过来,请了一大堆税吏庆祝跟随耶稣了。这有啥好庆祝的呢?耶稣又不给他发薪水。因为在他的里面有一种渴望,不是一种属世界的渴望,是渴望跟随弥赛亚,就是救世主。虽然不知道会怎么样,但是心里头确定:“这是很了不起的事情,比收税好多了。”

但是很多人就非常困惑:“这个耶稣怎么就跟罪人在一起?”因为他们把税吏当做是罪人了。文士和法利赛人把他们不当做是好人,就说:“你们为什么一同和税吏一同吃喝呢?”他们理解不了,耶稣怎么说呢?“无病的人用不着看医生,我来不是招义人悔改,乃是招罪人悔改。”是你认为你自己需要悔改,你才能够领受这救恩。如果你认为你什么问题都没有,你要这么信就这么信吧。

讲说到这,我讲一段故事,是关于罗得和亚伯拉罕的故事。我们透过读《圣经》对罗得里面的逻辑体系还是能了解的。我们要知道亚伯拉罕带着罗得和一家子出来往迦南地走,是很辛苦的。到了迦南地遇到的饥荒,亚伯拉罕就带着罗得去埃及,到了埃及以后,结果亚伯拉罕赚了很多钱。

在往回走的路上,罗得心里应该不是太滋味,因为人心里爱钱。结果到了迦南地回来以后,罗得的东西挺多,亚伯拉罕的东西挺多,罗得发现这么跟着亚伯拉罕走,这日子怎么过?这亚伯拉罕不是折腾吗?一整就挪移帐篷,厕所也没有;旷野里住在帐篷,啥也没有,整天搬家、扎营。他心里想:“我不能再跟着这老头从迦南去埃及,又从埃及回迦南,这老头真的折腾。”罗得不想想自己可以得到这么多的牛羊,是跟叔叔有关系的。一心就想着离开亚伯拉罕,怎么想怎么不对。

刚好有一个机会,罗得的牧人和亚伯拉罕的牧人跟罗得争吵,结果罗得就告诉亚伯拉罕要离开。这亚伯拉罕是一个厉害的人,他说:“你往南走,我就往北走;你往东走,我就往西走,我跟你井水不犯河水。”罗得一看约旦河平原,索多玛城附近,那简直是像耶和华的园子,心里想这就是我向往的生活。我不想整天住帐篷,我想住有洗手间的帐篷。当然罗得说我也会信主的,他保守得也挺好的,告诫女儿谈恋爱不能发生关系,他还是挺坚持的,也觉得自己是一个义人,但是却移动到索多玛城里了。这有啥命定呢?就是想过日子,一个想过日子的人,不可能把信主信好的。

我们查了那么多章旧约的《圣经》,神为什么让以色列和犹大国国破家亡?因为那里的百姓就是要过日子。神要让他们过以神为中心的生活,但是他们说这日子怎么过呢?结果在逃亡的时候,喝自己的尿、吃自己的屎,然后,将自己的女儿和儿子给煮了当肉吃,很惨的!

为什么会这么惨呢?因为咒诅很深,你不是要过日子吗?你怎么过?过不了啊!今天我们到底要做罗得这样的基督徒,还是要做亚伯拉罕这样的基督徒。如果我们做亚伯拉罕这样的基督徒,我们就把世上的生活都给看扁了,就挪移帐篷、筑坛献祭,纵横走遍这地,虽然很折腾,但也绝对不去过小日子,绝对不做罗得这样的基督徒。

如果做罗得这样的基督徒,“哎呀,我也信主,我也遵守神的话,但是我不能跟着亚伯拉罕这么整,我得进到索多玛城里去。不过我还是有命定的,我让我的女儿不能在谈恋爱的时候发生关系,我会持守一些神的话,我会尊荣神,接待神的天使,我还是很好的,我还是有命定的。”结果,罗得被掳掠,被抢回去,最后经历神从天而降的大火,所有的产业都没了,最后带着他两个女儿上到山上,手里只有一壶酒。一个丧失命定的人,你要特别的小心,你很可能就走了罗得的路。

我们在心态上有没有这种心志:撇下所有的跟随神?有一些弟兄姐妹就说:“我到了这个年龄我应该做传道人了,但是我们能不能撇下所有的很重要,也真的不容易。”因为我们里面还有很多错误的,属世界的逻辑体系,你怎么跟随耶稣基督,你带着属世界的逻辑体系跟随耶稣,会产生许多的困惑。人用旧皮袋装新酒装不了,装着装着就破了,坏了,就完蛋了。如果把信耶稣和看见耶稣所做的事,跟我们里面本来的逻辑体系调和在一起,活着又想过日子,又想爱世界,又想爱耶稣,那怎么可能呢?

今天我们所信的福音是个新事,我们必须要成为一个新人,也必须要抛下我们里面旧的逻辑体系,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够跟这个做新事的耶稣基督的福音调和,今天为什么很多的基督徒看不见神的作为,很多的基督徒不像耶稣,原因非常的简单,就是他们把耶稣基督的福音撕下来一块贴在他们的旧衣服上去,像罗得一样。你说他没有一点基督徒的样子,他也有,但是他还是坚持他那套逻辑体系,他不过把耶稣基督的福音,撕下来一点做遮羞布。人如果把新衣服撕下来一块,然后新的衣服就破了,贴在你的旧衣服上能合适吗?不合适,而且很愚蠢。不合适也不相称,会很难受,很难看的,只有傻瓜蛋子才会这样做。

今天我们就开始改变自己,彻底的让我们自己成为一个新皮袋,然后有新酒,虽然人们认为酒是陈的好,但是我们认为新的好。我们真的需要重新省察一下自己。直到今天包括我比较亲近的人,都亲眼看见我所行的,就是不理解,他们还是认为人活着得靠钱活着,人活着如果是靠钱活着,实际上就是活在咒诅当中,就算我把我所有的钱都给他,他还是活在咒诅当中,仍然不会富有。

今天我是将我自己所有的东西都撇下,来跟随耶稣的人,就是要拆毁我里面的一切,定意跟随神!我问你,我会不会成为亚伯拉罕呢?会啊!因为到了最后是罗得穷的叮当烂响,仅剩下一壶酒和两个女儿,但亚伯拉罕在那看起来是不毛之地的地方,却成了一个蒙祝福的人,越来越富有,因为亚伯拉罕根本就没把今生的那点事,当成他生活的目标,因为他活着的目标只有一个,我一定要抓住神,神是我的一切,我愿意为我的神付上一切的代价,就算是神给我要我的独生儿子以撒我也给神,因为那是最好的选择!

今天我们弟兄姐妹就开始重新立定心志,彻底的拆毁我们里面旧的逻辑体系,耶稣基督的福音是个新事,如果你把整个耶稣基督的福音,透过跟我们里面的观念不相调和,你要哪个呢?千万别把两个混在一起,把两个混在一起那叫杂种。《圣经》里我们一而再再而三,看到淫妇、淫乱、妓女。因为以色列人又想过日子,又想信主,又想得着天国的好处,又想得着世上的好处,一脚踩着两只船,那不是淫乱那是啥?

今天你是否听了我的分享,愿意重新省察自己呢?如果愿意我们就开始保留那件新衣服,别把它撕坏了,把那件旧衣服给它丢掉,穿上新的衣服,把那个旧皮袋丢掉,换上新的皮袋,装上新的酒,成为一个新造的人,成为一个合神心意的人,让我们能够撇下所有的一切来跟随神,像利未,雅各,彼得,约翰一样跟随耶稣,我告诉你,我们得着耶稣基督这样的宝贝,乃是我们一生的福气啊!

愿神祝福大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