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经】马太福音 23章 – 用假冒为善服侍神的,就成了毒蛇之种!

相关链接

引言

大家好,今天我们来看《马太福音》23章,这里讲了一大堆法利赛人和文士的问题。其实在过去这些年,这些经文我们常常读也常常用,但是读出来的意思基本上就是零零碎碎的连不起来。凡是我们连不起来的,其实我都觉得我没整明白。这段时间我们把《马太福音》从第1章一直讲到第22章,我就发现这个《马太福音》里基本上讲的就是两条思路:一个是属世界的逻辑体系,一个是属神的逻辑体系。

天国又好像网撒在海里,聚拢各样水族, 网既满了,人就拉上岸来,坐下,拣好的收在器具里,将不好的丢弃了。(《马太福音》13:47-48)

属世界的逻辑体系是一个非常完美的,自圆其说体贴人的意思的一套逻辑体系。属神的逻辑体系是另外一套完全不能跟属世界的逻辑体系调和的一套东西。后来我们就读到了一段话是这么说的:天国好比一个人撒网,然后一网打上来,把好的挑到器具里,把不好的丢掉。

这句话对我的影响是非常深的。因为我们以前以为越多人信主越好,恨不得整个国家,整个民族都信主。后来我们发现整个国家60-70%的人都成了基督徒。这么多人都成了基督徒,问题是世上有这么多宝贝吗?真的都挑到器具里了吗?

我也常常听到一些牧师说:啊!很希望整个新加坡都信主。他们很希望这样。但是事实上在我们私底下的交往当中,我就发现不要说基督徒,就是在牧师的整个行当里都让我充满了困惑。是什么样的困惑呢?就是他们怎么会是这个样子?我说的意思还是有点小负面的。你说我是不是识别善恶了?我想我是,问题在于我非常地困惑。比如说:我们常常看见牧师得了癌症,今天早上刚刚死掉一个,乳腺癌转移成肺癌,刚刚死掉了。很多牧师都很惋惜。

神怎么能够允许这样的事情呢?其实癌症是一种消耗性疾病,人死掉是非常残酷的。这里头有什么神的美意呢?反正我是看不到神的美意,这让我非常困惑。其实前一段时间还有一个非常有名的牧师也是癌症死掉。然后再一段时间之前很多牧师都得癌症一个个地死掉。

其实癌症是一个非常痛苦的疾病。我就说这个牧师是一个高风险的职业,我就自己在揣摩这样的事情的时候,我就陷入到一个很深的困惑当中。这个困惑是啥呢?今天的牧师和基督徒我们都不敢评论。但是有一点我敢说世上应该是没有这么多的宝贝的。

如果说带着一个目标把整个国家给转化了,转化完了以后都是宝贝吗?都是神要的吗?我们真的难以说清楚啊!就是把好的挑到器具里,把不好的丢掉。到今天为止啊!我们发现大概比例是:十个大麻风里只有一个回来跟随耶稣的。如果一百个大麻风就会有十个回来跟随耶稣的。那回来跟随主的十个大麻风里头大概有那么凤毛麟角的愿意把自己完全献给神的。

所以服侍神最后的结局是啥呢?有一些人就会变成使徒保罗这样的人,还有一些人就变成了假冒为善的法利赛人和文士。文士和法利赛人都是服侍神的人,他们都基本上是全时间服侍神的人。全时间服侍神的人怎么样了呢?他们天天读《圣经》,然后坐在摩西的位置上,然后教导老百姓如何读神的话,然后却成了法利赛人和文士,到了23章最后讲的时候,就成了毒蛇的种类了,然后将来不能逃脱地要受地狱的刑罚。

我就非常的感慨啊!怎么服侍神,服侍、服侍、服侍成了要受地狱的刑罚了呢?我的心非常地被震撼。我想马太在写《马太福音》23章的时候,我就在想他到底要告诉我们什么呢?他其实在讲耶稣在讲的话。耶稣讲的这些话是对众人和门徒讲论的,讲论这些假冒为善的文士和法利赛人有祸了,最后这些人怎么能够逃脱地狱的刑罚呢?

今天咱们弟兄姐妹要开始反思这件事,大家是否跟我有同样的困惑?我把《马太福音》23章的题目叫:“假冒为善服侍神的就成了毒蛇的种类”。耶稣其实想警告我们应该怎样服侍神。我今天就给大家把整个《马太福音》23章一一梳理清楚。

假冒为善之-做表面功夫,能说不能行

所以,弟兄们,我以 神的慈悲劝你们,将身体献上,当作活祭,是圣洁的,是 神所喜悦的;你们如此侍奉乃是理所当然的。(《罗马书》12:1)

其实在世上不管你是一个普通人,还是一个基督徒,还是一个什么身份的人,基本上逃不掉两种体系,一种是属神的逻辑体系,一种是属世界的逻辑体系。你为什么而活,你就为什么而死。如果你为世上的东西而活,你就为世上的东西而死。如果你为神而活,你就为神而死。

所以在我的逻辑体系里头,我就是要照着神国的逻辑体系去活啊!那有的人就说:照你这么说,这日子还过不过了?很多人都这么说啊!其实日子过还是不过重要吗?很多人就开始批评我,人不过日子过啥呢?

其实过日子这事本身就不是《圣经》告诉我们的。《圣经》什么时候让我们过日子了?其实《圣经》里是让我们为神全然摆上自己。所以使徒保罗这么说:我以神的慈悲劝你们,将自己献上当做活祭,是圣洁的,蒙神悦纳的。你这样侍奉乃是理所当然的。听见了吗?这是理所当然的。有的人好像服侍完了还得需要人表扬一下,其实没有必要,服侍神是理所当然的。

我发现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就是当牧师的这种人,一旦做了牧师以后是不能说的。你得给他足足的面子。如果你一说那就麻烦了。曾经我认识一个得了严重忧郁症的牧师,后来他的同工跟我分享说这个牧师得了严重的忧郁症。我说我服侍忧郁症可有两下子了,很多忧郁症的人到我这都好了。他这么痛苦,如果需要我服侍可以跟我说,我真的很想把他从忧郁症里带出来。

结果忧郁症牧师的同工的反应让我非常震惊,他说:“这可不得了,这不行,这太敏感了,我可不想被骂。”意思就是他不能说,如果有个牧师服侍你,能帮助你从忧郁症里走出来,怎么会是麻烦呢?其实从忧郁症走出来不是一件好事吗?但是不能说,按他的理解得忧郁症、得癌症都是神的荣耀,就算是受了地狱的刑罚也是神的荣耀。为什么不能说?因为面子太重要了。面子有多重要呢?面子比难受更重要吗?如果人愿意难受就继续难受吧,就是还没有难受够。

那时,耶稣对众人和门徒讲论, 说:“文士和法利赛人坐在摩西的位上, 凡他们所吩咐你们的,你们都要谨守遵行。但不要效法他们的行为;因为他们能说,不能行。 他们把难担的重担捆起来,搁在人的肩上,但自己一个指头也不肯动。 他们一切所做的事都是要叫人看见,所以将佩戴的经文做宽了,衣裳的繸子做长了, 喜爱筵席上的首座,会堂里的高位, 又喜爱人在街市上问他安,称呼他拉比(拉比就是夫子)。 但你们不要受拉比的称呼,因为只有一位是你们的夫子;你们都是弟兄。 也不要称呼地上的人为父,因为只有一位是你们的父,就是在天上的父。 也不要受师尊的称呼,因为只有一位是你们的师尊,就是基督。 你们中间谁为大,谁就要作你们的用人。 凡自高的,必降为卑;自卑的,必升为高。(《马太福音》23:1-12 )

这段经文讲的是有一群人在摩西的位置上,薪水不低,权利也不小,但是这事本身就是极大的试探。但当我们坐在这个位置上的时候,我们里面的态度就决定了我们的发展方向。发展方向是趋势,仅仅是一个开始。

他们把难担的重担捆起来,搁在人的肩上,但自己一个指头也不肯动。 他们一切所做的事都是要叫人看见,所以将佩戴的经文做宽了,衣裳的繸子做长了,(《马太福音》23:4-5 )

如果你坐在摩西的位置上如果能说不能行,就是在做表面的功夫!表现出非常属灵的样子,人一旦表现出来非常属灵的样子,如果有人说他没整对,他肯定会亮牙齿。如果他坐在摩西的位置上谁敢说?谁敢说他就麻烦了!比如一个人做牧师做了三五十年,过去讲了这么多年都讲错了。突然间华人命定神学的理论出来,读完《圣经》以后,发现自己所解释的东西跟自己行出来的不配套。怎么办呢?就得做面子功夫。

其实面子功夫很容易做,比如把脑袋剃光了点六个点,然后穿上灰色大袍子,再拿一个化缘的钵,走在大街上一看就知道这是和尚,至于里面是不是和尚就很难判断,知人知面不知心。如果你穿个大袍子,手里拿一个大杖,戴上富丽堂皇的大帽子,走路慢悠悠的,看上去就像个主教。其实这些东西都可以演的,演员都是需要训练演别人,所以外在的一装扮就出来。

他们一切所做的事都是要叫人看见,所以将佩戴的经文做宽了,衣裳的繸子做长了,(《马太福音》23:5 )

这东西找裁缝做一下就可以,但是里面有没有耶稣基督的威信就难讲了。比如在宴席上喜欢首位,谁坐上面谁坐在下面可了不得。然后喜欢老师、拉比、夫子这样的称呼,如果称呼不带老师这样的尾巴,那是对他是极大的不尊敬。还有人喜欢在地上被人称为父,比如XX爸爸,因为这是名声,如果人喜欢这个就麻烦了。你如果真的喜欢这个,你里面是不是有属神的逻辑体系?你们中间谁为大就要做谁的佣人。

今天我们要知道华人命定神学是一个非常付代价的神学,是服侍人、成为别人祝福的神学体系。我可以用神、我的良心、我的弟兄姐妹为证,我和我的团队有一个特点,就是付代价地服侍,绝对不是讲讲道、查查经。讲讲道、查查经那东西很容易,坐在摩西的位置上像摩西,穿个大袍子就像个和尚,做个头型,然后弄个经文佩戴,就像不是博士戴个博士帽拍张照都以为是博士,这都是外在的东西。

你里面有没有服侍的心呢?这么多年走下来,我对教会的行当有一套自己的看法。前段时间我接触过一个牧师,但是却惹上事了。因为我一开口说话,就好像是让人家对号入座。比如我讲要尽心尽力尽意爱主你的神,讲到爱主你的神就讲到了牧养神的群羊。牧养神的群羊就要与哀哭的同哭,与喜乐的同喜乐,当然有的人会说找不到我。但是你找我做什么呢?我的目的就是训练一大批像我这样的人。

我的目的是训练很多像我这样的人,你如果直接找我,我没有时间一个一个地去服侍。教会刚开始的时候,是我一个一个去服侍的,他们真的很有福气。我多么希望我年轻的时候,有一个像我这样的牧师来服侍我,我就可以少遭很多罪了。

弟兄姐妹们,神国的体系不是摆个样子,而是付代价,你们中间谁愿为大就做你们的用人

你们中间谁为大,谁就要作你们的用人。凡自高的,必降为卑;自卑的,必升为高。(《马太福音》23:11-12)

弟兄姐妹们要知道,我们教会不传扬人的名字,我们无名无脸,因为传这些没有用。看我的脸只是一个其貌不扬的人,谈不上什么高大上,但是这个人是喜欢做用人的人。说句老实话,耶稣只带了12个门徒,你们说我能带多少个?我也只带了一些。

我们要明白我们心里到底装了些什么。一个基督徒或者一个服侍神的人,如果里面喜欢一个外在的名分,外在的样子,有属灵的外表,赢得别人的尊敬,别人如果不尊敬就会心里难受,那就麻烦了。这样的人很快就掉到文士和法利赛人当中,最后演变成毒蛇的种类,怎能逃避地狱的刑罚呢?

我说这些话不是说给别人听,是说给自己听。我告诉我自己,千万不要搞假冒为善,不要搞法利赛人那套东西,装假不是我的风格。弟兄姐妹们,如果我们用假的来服侍,我们将来要遭的罪怎能担当的起呢?一个人一旦善于玩假的,用假冒为善来服侍神,你能骗得了谁呢?你骗不了人啊!我很感慨,我总结了一个规律,鬼不会找错人,神也不会找错人

有一个人,他是传道人的儿子,因为嫖妓就被抓到监狱里去了。这人被抓之后,他的父母拼命为他禁食祷告,他们从来没有这样服侍过别人。我在想他们拿这股劲去服侍别人多好啊。最后他们发生了很多问题,别看他们是传道人,内心很多问题,还劝儿媳妇接受老公在外面乱搞。我听了之后心里面在想,这是什么状况啊?这些人都是服侍神的人,可是他们却有祸了。

假冒为善之-关上天国的门,自己不进去也不让人进去

“你们这假冒为善的文士和法利赛人有祸了!因为你们正当人前,把天国的门关了,自己不进去,正要进去的人,你们也不容他们进去。(《马太福音》23:13)

我可以做见证,有多少传道人活在僵化里面,他们认为耶稣所行的神迹,这个世代已经没有了。一旦行这些神迹,能够震撼魔鬼的国度和黑暗权势的,他们认为是异端。我在想,这种福音既没能力,又不能解决人的问题,还是福音吗?不是啊!一个人用假冒为善去服侍,这样下去,就在人前把天国的门给关了,自己不进去,正要进入的人,他们也不容人进去。

我要举的例子非常多,我曾经服侍过一个忧郁症患者,我付上了代价,祷告了三个月,彻底得到了释放。他从一个传统教会的背景来,他的牧师打电话给他的时候,不关心他的忧郁症,只关心他是否去了一个异端的教会。这些人怎么会这样呢?能把忧郁症释放出来的成了异端了,不能把忧郁症释放出来的反倒成了正统。

还有一个传统教会的姐妹,因为忧郁症在国外留学联系上我。她回到老家,她的姥爷瘫痪在床上,她姥爷是基督徒,他们村子里的传道人就来到家里探访,这姐妹刚好也在家。她打电话给我,我带她姥爷祷告,在祷告的过程中我都能听到这姥爷疼得嗷嗷叫,后来好了,但这些传道人对我有很大的意见,他们认为我能够让她姥爷下地行走那是不行的,是个异端。我很诧异,不像耶稣的成了正统的,像耶稣的却成了异端了。假冒为善的文士和法利赛人是不是这种人呢?绝对是。

这些人伪装得多辛苦!什么牧师就带什么样的门徒,但是他们把天国的门给关上了,自己不进去,别人要进去,他们也不容人进去。这样的故事很多,假意要作很长的祷告,所以要受更重的刑罚。

今天,凡是在我们当中服侍神的,把你里面假冒为善的东西除掉,因为假冒为善会带来很重的刑罚。有的人玩假的玩惯了,他自己的儿子被辖制也玩假的。他们都想保持一个面子,不想起冲突。耶稣是这样的吗?耶稣制造了多少冲突啊。耶稣在圣殿里推倒兑换银钱人的桌子和换鸽子的人的凳子,把他们赶出去,因为他们把祷告的殿变成了贼窝。我们既然领受了神的恩典,我们还要跟神玩假的吗?

因为他们把祷告的殿,变成了贼窝,我们领受了神的恩典还要跟神玩假的吗?我们玩假的玩了很久了,已经玩习惯了,如果我们玩假的玩习惯了,今天弟兄姐妹我可得警告你,我不会给你留面子的,我会告诉你,那是一个假冒为善,最后就变成了地狱的刑罚,那就会遭更重的刑罚。

假冒为善之-不按照神的话语服侍,拉人入教却使人做地狱之子

我们多少时候是照着神的话语服侍,有多少时候是照着假冒为善的方式服侍,人走着走着假冒为善久了很恐怖的。因为假冒为善久了都习惯了,他都觉得那是真理了。今天我告诉你,很多人,他们真的明白《圣经》怎么说吗?他们真的觉得自己整错了吗?其实他们一直都认为自己整对了,因为谎话说久了就变成真理了。

“你们这假冒为善的文士和法利赛人有祸了!因为你们走遍洋海陆地,勾引一个人入教,既入了教,却使他作地狱之子,比你们还加倍。(《马太福音》23:15 )

有一个人,是最近我听说的一个故事,这个人我其实见过,他来过我的办公室,后来成了一个全职的传道人,读了点神学就做了全职的传道人,他做全职传道人的时候,他父亲是一个当地比较有名的企业家,那他妈妈和他爸爸都在当地的教会,还很喜欢奉献,有一天,爸爸的工厂就有人出了意外,有人开车被撞了,还撞得挺惨的。因为我的同工还有服侍过,一根大钢筋从脑袋里穿过去,可吓人了,还有在工厂里掉下来摔死的。

当这些事发生的时候,不得赔钱吗?得赔钱啊!其实他妈妈也很有意思,他妈妈也在教会里服侍,也奉献很多钱。结果,她读了《圣经》说要像小孩子,后来说话办事全部像很幼稚的小孩子。《圣经》都读错了,是我们肉体像小孩子,识别善恶越来越像小孩子,不像大人,大人识别善恶当然比小孩严重了,所以我们灵里头要像大人,灵里头要长大成熟。结果得了精神病,这日子还怎么过?然后生意还急剧下滑,结果真的很惨!

那问题就来了,那怎么会这样啊?记住!人要是假冒为善久了,总要付代价的!人出来混总是要还的,是不是?你说,你服侍神的路上还假冒为善,怎么整?是不是?不是要受更重的刑罚吗?不是说不能把人拉进教会,但是把人拉入教会,即入了教会,却使他作地狱之子。有的人把人拉到全职同工的行列,结果做了地狱之子,这是一个极其奇怪的现象。

那我就在想这些做牧师的,或者这些做基督徒的,做传道人的,做教会领袖的,知不知道自己整对了?还是,不知道自己整错了,我们回到《圣经》里看上一章,那些法利赛人人,那些撒都该人来问耶稣,结果被耶稣说到没有话说,耶稣说完了,他们还是不明白,就算是被耶稣驳倒了,回去还是不明白,为什么?因为里面装的是一个世界的逻辑体系,他们把钱看得很重,他们把夫妻这事,看得很重,他们把纳税这些事看得很重。但是尽心尽性尽力爱主你的神,他们虽然也说,但是他们却不做。

他们真的爱神吗?如果真的爱神,就不这么做了,其实有一个姐妹,前一段时间我听了她的故事。她说:唉!我很爱神的。我想说你爱啥了,今天你如果爱神就牧养神的群羊,这是《圣经》告诉我们的,弟兄姊妹要知道不是不能拉人入教,而是要知道很多基督徒活得很惨,因为教会的牧师不是照着心灵和诚实服侍的,教会的领袖不是照着心灵和诚实服侍的,也不是照着神的话去服侍的,这些不过是喜欢在教会里坐高位受人尊敬的称呼,然后觉得自己好像很被尊重,但是真的做了大家的用人了吗?真正成为服侍人的人了吗?今天我可再次提醒我们当中的领袖,一定要成为一个服侍人的人,你要做一个传道人,你要做一个基督徒,你要爱神的话,一定会牧养神的群羊

假冒为善之-对神的话一知半解,瞎眼领路

16节说:“你们这瞎眼领路的有祸了!”看见没有?自己是个瞎子还领路,很奇怪的,自己对神的话完全不了解,一知半解。其实人如果愿意了解,不自以为是,还真的不是这么难,因为神一定会启示我们,那这些人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呢?,因为他们顽梗不化。自己不知道,还以为自己知道,自己没有真理,还以为自己有真理,自己是个瞎子,还说自己能看见,你比如说,耶稣使那生来瞎眼的看见了,法利赛人竟然看不见。他们却来要杀害耶稣,很奇怪的。

比如在教会里,有这样的人,怎么会成为了教会的同工呢?遭遇这么多悲惨的事,就是因为我们没整对啊!如果整对了怎么会经历这些事呢?但是很多人就是不肯反思自己,当然我觉得我自已身上有个优点,不知道的我绝对说:“不知道。” 我不知道的,我不清楚的,我就说:“我不知道,我不清楚。”

比如说:“今天晚上查《马太福音》23章,如果我没整明白,我就告诉大家我没整明白。但是我感谢神,神真的是在寻求的人当中,赐下启示的神。这些人解释不了,结果就说:

“你们这瞎眼领路的有祸了!你们说:‘凡指着殿起誓的,这算不得什么;只是凡指着殿中金子起誓的,他就该谨守。’ 你们这无知瞎眼的人哪,什么是大的?是金子呢?还是叫金子成圣的殿呢? 你们又说:‘凡指着坛起誓的,这算不得什么;只是凡指着坛上礼物起誓的,他就该谨守。’ 你们这瞎眼的人哪,什么是大的?是礼物呢?还是叫礼物成圣的坛呢?所以,人指着坛起誓,就是指着坛和坛上一切所有的起誓;人指着殿起誓,就是指着殿和那住在殿里的起誓; 人指着天起誓,就是指着 神的宝座和那坐在上面的起誓。(《马太福音》 23:16-22 )

我们今天在教会里仔细去听听,有没有这状况,因为我们教会有很多从各种不同教会背景来的人,我也理解,但你们要开始反思一下,你们有没有这种状况呢?就喜欢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有一次,我听了一个人的讲道,讲一个人唱歌唱了四个圣哉,结果有人就说,那不行!《圣经》上只有三个圣哉,那不行,你咋唱了四个呢?你说,整这些能有啥用呢?能解决什么问题呢?为什么要纠缠这些东西呢?其实在天上不是唱完了三个圣哉,圣哉,圣哉,然后就补上,那如果又唱一个,然后,再唱了一个,你要看你要在哪个地方停顿下来。如果你在哪算?怎么算?我们真的没有必要纠缠这些!

我们弟兄姐妹要开始确切地知道,有一些东西不太重要。为什么法利赛人会这么干呢?因为人遇到问题,他们解释不清楚就瞎讲。听的人听得晕晕乎乎的就认为这个牧师好厉害,“凡指着殿起誓的,这算不得什么;只是指着殿中金子起誓的,他就该谨守。”(参《马太福音》23:16)

前一段时间,新加坡还有全世界各地兴起了一种风气,祷告祷告着手里就有金粉,一些亮晶晶的颗粒,我也看见过,其实还真有。但那能做什么?有的人祷告祷告捡了几颗钻石,这能说明什么呢?你要解决什么问题?是不是可以使瞎子看见、瘸子走路、得大麻风的人得洁净,然后死人从死里复活?

我们当中一个孩子脚烂,手也烂,浑身都烂,祷告完了他的皮肤恢复正常。前几天鬼在这小孩身上游走,跑到哪里,哪里就肿一块。结果祷告来祷告去,那是三个小时、六个小时、八个小时、十个小时,通宵的争战,很多人付上很重的代价祷告不断地赶鬼,最后这个小孩得释放了。这件事是在七月底八月初,当时小孩浑身皮肤都是烂的,现在好了!

你什么时候看见耶稣张开手一看,很多金粉?哪有这些东西?这都是什么东西呀?能说明什么呢?什么也说明不了!我也不知道他们想做什么,就是这些事指着坛、指着坛上的礼物。这不是瞎子是什么?

耶稣做什么咱们就仔细做好好做,耶稣不做的事咱们不做也罢!今天我们是否成为一个践踏阴间权势的人?我们是否在神的国度里是祂大能的勇士,可以掳掠仇敌?今天我们是否可以践踏阴间的权势,把魔鬼掳去的救回来?把被魔鬼败坏的人给释放了?那是耶稣做的。今天很多人整那些奇奇怪怪的理论,读起来好像是个东西又好像不是个东西,但是却不干正事。把重担放在人身上,自己连一个指头也不肯动,这是非常普遍的现象。

所以一开始坐在摩西的位上,然后就开始玩假的,越玩越离谱,越玩越离谱。一开始不过是玩点虚的,喜欢人们称他们为拉比,称他们为夫子,称他们为老师,称他们为父,但是就不肯用劲服侍。做着做着就成了把天国的门关上,把地狱的门打开,成了把一个把人引入教却做了地狱之子,成了瞎眼的,就开始瞎说。然后就更糟糕了,神的真理就不行了,把不重要的东西当作非常重要的真理。

假冒为善之-舍本求末,爱挑毛病

“你们这假冒为善的文士和法利赛人有祸了!因为你们将薄荷、茴香、芹菜献上十分之一,那律法上更重的事,就是公义、怜悯、信实,反倒不行了。这更重的是你们当行的;那也是不可不行的。你们这瞎眼领路的,蠓虫你们就滤出来,骆驼你们倒吞下去。(《马太福音》23:23-24)

你会发现教会里面的问题,就今天的讲到很多问题是很重的很深的。比如说他们就喜欢挑毛病,他们挑谁的毛病不好,挑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约瑟的毛病。我在《圣经》的旧约也好,新约也好,我从没读过谁敢挑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约瑟的毛病,但是这成了今天教会流行的神学体系。那不是瞎眼是什么?就是看不到公义、怜悯、信实,看不到神的应许,也看不到神在我们身上的命定。就是爱挑毛病,雅各撒谎骗他爸,就喜欢看到这些,怎么就看不到雅各身上的命定呢?

今天就把我们属灵的眼睛打开,不再做蠓虫就滤出来,骆驼倒吞下去的这种人,不再做瞎眼的。如果我们要做就做一个拥有属灵眼光的,一个属灵的人,做一个服侍这个时代的人,做一个有命定的人,然后把神的公义、怜悯、信实彰显出来!当然我们也做十分之一,甚至我们可以做十分之二,甚至我们可以做十分之三,因为我们根本就不差钱,我们的神是我们的天父,我们的神是我们的主,我们会差钱吗?不会差钱!弟兄姐妹开始改变,我们要做的就是把人从魔鬼的辖制中释放出来,让瞎眼的得看见、让被掳的得释放、被压制的得自由

假冒为善之-外表干净,里面却装满了污秽

“你们这假冒为善的文士和法利赛人有祸了!因为你们洗净杯盘的外面,里面却盛满了勒索和放荡。你这瞎眼的法利赛人,先洗净杯盘的里面,好叫外面也干净了。(《马太福音》23:25-26)

人就很注重这些外表的东西,就是不想把里面的东西改掉。今天我们是否愿意把我们里面的逻辑体系,把我们里面那种属世界的东西彻底的干掉呢?为什么要留着,为什么要成为瞎眼的?为什么只洗杯盘的外面,为什么不把杯盘的里面洗干净呢?当然杯盘的外面和里面都洗干净,我们里面要洗干净,我们里面装着属世界的体系,喜欢做表面功夫,就成了瞎眼领路的,就成了法利赛人,就会受地狱的刑罚

今天在教会里服侍神服侍得不享受的,服侍得很勉强的比比皆是。我曾经服侍过一个教会的牧师,他得了脑瘤、脑积水,很惨。开口一说话就是:“你看,我们服侍神,一个礼拜只能休息一天,那我能不得病吗?”你听他说的,这不是鬼话是什么?如果你一个礼拜休息一天,那我一天也没休息,我怎么没得这个病呢?是不是?我一天都没休息,从20几岁信主到今天,我一天都不休息。我不爱度假,我也不爱干别的,我只爱干活,只爱服侍。是什么原因呢?因为我知道我的命是从神来的,我知道我为什么而活,我知道什么东西对我极其重要。因为神是我们的宝贝,我也是神的宝贝,就一起向前奔跑直到今日。

我们当中有个姐妹得20多年的糖尿病,后来她不吃药,也不打胰岛素了。转眼三年过去了,什么毛病也没有,身体棒棒的,越来越健壮!刚刚开始时,她儿子和老公都吓坏了,这不作死的吗?为什么?我们人靠神活着。当然我不鼓励你不吃药,我们这位姐妹不吃药是她自己的选择,你不吃是谁的选择我就不知道了,不是我让你选的。

我们这位姐妹就拼命地服侍神,常常一天只睡几个小时,有时候我看她累得不行,一觉就睡十几个小时,然后恢复过来继续服侍。我真的很感概我有这么一群真的很爱神的弟兄姐妹。我们不做表面功夫,就算我们这些人偶尔身上还有做表面功夫的,神也管教我们,让我们一步一步把我们里面清理干净好装进属神的体系。

“你们这假冒为善的文士和法利赛人有祸了!因为你们好像粉饰的坟墓,外面好看,里面却装满了死人的骨头和一切的污秽。你们也是如此,在人前,外面显出公义来,里面却装满了假善和不法的事。(《马太福音》23:27-28)

不但在教会这个体系里贪腐盛行,在世上凡是用属世界逻辑体系的哪一个地方不贪腐呢?正像和珅所说的:“清官凤毛麟角,贪官比比皆是!我这个军机大臣容易吗?我得让他们干活,总不能我一个人把活都干了吧?让这些人干活,我不得先喂饱了他们吗?”这说的都是实话,因为这个世界就是这个样子。

“你们这假冒为善的文士和法利赛人有祸了!因为你们建造先知的坟,修饰义人的墓,说:‘若是我们在我们祖宗的时候,必不和他们同流先知的血。’这就是你们自己证明是杀害先知者的子孙了。你们去充满你们祖宗的恶贯吧!你们这些蛇类、毒蛇之种啊!怎能逃脱地狱的刑罚呢?(《马太福音》23:29-33)

你能理解吗?他们说如果我们活在我们祖宗那个时代,我们就不会杀那些先知,结果他们把耶稣杀了,把耶稣给钉了十字架,我们真的很难理解,为什么他们把耶稣给钉了十字架?因为他们不能容忍耶稣这样说他们,他们不经说,他们也不经批评,但是他们心里头是明明晓得,自己是杀害先知的子孙,但他们还是顺着祖先的那条路继续向前奔跑,他们用假冒为善服侍神,结果成了杀害先知的,因为先知说真话,说真话和说假话的,用心灵和诚实服侍的和用假冒为善服侍的,是没有办法调和的,所以最后怎能逃脱地狱的刑罚呢?

所以这些神差遣的先知和智慧人,有的他们要杀害,要钉十字架;有的他们要在会堂里鞭打,从这城追逼到那城。叫世上所流义人的血,都归到他们身上,从义人亚伯的血起,直到他们在殿和坛中间所杀的巴拉加的儿子撒迦利亚的血为止。“耶路撒冷啊,耶路撒冷啊!你常杀害先知,又用石头打死那奉差遣到你这里来的人。我多次愿意聚集你的儿女,好像母鸡把小鸡聚集在翅膀底下,只是你们不愿意。看哪,你们的家成为荒场,留给你们。我告诉你们:从今以后,你们不得再见我,直等到你们说:‘奉主名来的,是应当称颂的。(《马太福音》23: 34-39)

直等到你们动真格地服侍神,你们才看到神在你们身上做工,我们读了这话就能明白,其实这句话的意思很重啊!

总结:不要假冒为善,实实在在做人

我们要不要做毒蛇之种、做蛇类、做文士和假冒为善的法利赛人?如果在你和我的身上,我们发现自己不管是做人还是做传道人也好,常常喜欢假冒为善,不能够用心灵和诚实来侍奉我们的神,也不能够开始用正常的眼光看待我们自己,就得要不断地多做实事不玩虚的,我们才能服侍这个世代。

不管是做人还是做传道人,咱们就实实在在地做人,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不要硬熬,知道就是知道,不知道就不断地探索和寻求,我想神一定会赐给我们极大的恩典,但要是我们里面都不懂,还要玩表面功夫,那得多难受啊!实实在在地,行就是行,不行就是不行,我们的面子没那么重要,我们活出来的平安喜乐才重要,从现在开始,开始反思自己,做一个合神心意,蒙神祝福的人,我们就能逃脱地狱的刑罚,愿神祝福大家!

One comment

  1. 哈利路亚!感谢主,在我读这文章时候就感到被圣灵带领,深深的触动!而且以前不懂的经文慢慢的也被开启了,感谢主!谢谢牧师的分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