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道】学习系列12:王位成了网罗!

笔记范本,仅供参考

一,引言

  1. 历史的推进就是王位的更迭,但是没有几个王活得好。
  2. 历史是一面镜子,负面的历史人物给我们一个很好的提醒!
  3. 耶罗波安的管理学说,是一套属世界的政治和经济的逻辑体系。

二,经文

三,祷告

四,经文背景:耶罗波安是谁

  1. 耶罗波安非常能干,在所罗门做王的时候辅佐过所罗门。
  2. 在巨大的政治压力下,他被王位的利益驱动,于是给老百姓造了两个金牛犊,称金牛犊就是神,让百姓陷在罪里。

五,耶罗波安的政治经济学体系

  1. 政治经济学是很深的学问,但却不是神的学问。
  2. 耶罗波安的政治经济学体系,就是在其位谋其政,通过控制好百姓的思想稳固自己的王位,非常合乎人的口味,但让神愤怒。
  3. 教会的权柄是神委派的,要用属神的方法来管理。
  4. 管人管钱是两套关键,一套属世界的政治经济学,一套属神的政治经济学,用什么体系管很关键!

六,耶罗波安的下场

  1. 耶罗波安站在“在其位谋其政”的属人的逻辑体系保全王位,结果神剪除了耶罗波安的家!
  2. 一个人领受了命定,再离弃这位份,是很要命的!
  3. 属人的逻辑非常合理,但是属神的逻辑体系不是自然科学,是带着神迹的逻辑体系。

七,耶罗波安的政治经济学对后世的影响

  1. 以色列国不断的有人起来篡位,杀掉原来的王,始终不能弃绝耶罗波安的道。
  2. 基督徒里面装的耶罗波安的政治经济学非常的多。

八,王位成了人的网罗

  1. 耶罗波安没有效法大卫,将百姓陷入罪中,结果王位成了他的咒诅,最后被神除灭!
  2. 神常常考验人,就是因为人看重自己的位置,地位,超过了看重神,所以人常常跌倒。

九,王位怎么成了人的网罗?

  1. 耶罗波安的核心利益是保住自己的王位,心里根本没有神,王位就成了他的网罗和咒诅。
  2. 人的核心利益,人的逻辑体系决定了人的选择,决定人是否能谨守遵行神的话。

十,总结:效法耶罗波安还是效法大卫?

  1. 耶罗波安的逻辑体系符合人的道理,大卫的逻辑体系符合神的道理!
  2. 人看的懂耶罗波安的逻辑,但是看不懂大卫的逻辑体系。
  3. 祝福和咒诅的规律在地上运行,人受苦不是徒然的。
  4. 反思我们里面是不是有一片地方是耶罗波安的?是否愿意为了神撇下?
  5. 效法大卫,明白一切都是从神而来,谨守遵行神的话才是大卫的路!

关键词

  1. 人的核心利益
  2. 王位和位置
  3. 属人的政治经济学
  4. 在其位谋其政
  5. 网罗和咒诅
  6. 属神的逻辑体系

引言

大家好,我这次要跟大家分享一个学术论文。关于这个学术论文,目前我研究的还不是那么透。但是通过研究这个学术论文,让我发现了一个非常大的奥秘。那这个奥秘是什么呢?这个奥秘叫做《王位成了网罗》。王位,可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怎么就成了网罗呢?最近一连接着几个礼拜,讲了一系列的主题。在这一系列的主题里,讲了两篇的扫罗王,讲了一篇的以扫,还讲了一篇的老以利,他也是那个世代的当权者。

这些历史人物转眼过去几千年,但是他们的故事仍然对我们有很深地提醒作用。我不是从人文、历史的角度看这些,乃是从《圣经》神所要启示我们的角度看这些,我们就不回顾以扫、老以利这几个人。我就想告诉大家,《圣经》里的历史就是一面镜子。这面镜子就把属于神的、讨神喜悦的人,和不属于神的、讨神愤怒的人,一下子就分开了。

这些人作了王,或者作了一个高位,人生过程和结局都是非常有意思。比如:扫罗,扫罗做一个老百姓挺好的,突然有一天作了以色列的王,他的结局和人生过程都充满了讽刺。其实扫罗他不做王过着平常的日子,鸡丢了,找找鸡;驴丢了,找找驴;马丢了,找找马;在家里耕耕地;日子就过得很正常。但是后来作了王以后,整个人生就以悲剧收场了。

我们仔细看人类的历史,其实就是一个换王的历史。朝代的更替,不断地换,新王换旧王,旧王又被换。没有几个王活得好的。咱们大家可以仔细算一算,有几个王活得好的?为啥王位成了网罗?这是值得我们去思考的。直到今天还有很多人,拼命地往上冲,冲上去干什么呢?结果冲到了网罗的里头,悲剧收场了。如果我们会看历史的话,就知道这些冲进网罗里的人,结局充满了讽刺的味道。

越南在明朝年间,是在中国的掌管之下。本来是一个姓陈的做当地长官,并且这个姓陈的也就是陈朝,得向明朝俯首称臣。结果这个陈朝的王被人给推翻,杀了,被一个姓胡的取代。取代了以后,陈朝的旧臣逃到了大明王朝,向明朝的皇帝告了一状。明朝的皇帝派了使臣和陈朝王的后代,回去要把胡朝的王拉下来。结果这胡朝的王,就把大明王朝派过去的这些使臣和陈朝的王子都给杀了,最后大明王朝派三十万大兵把这胡朝给灭了。

我们读的都是这些事,在历史上你看不到什么好事,全是这些。其实这胡朝的大臣他如果不找事,他就那么过,也能过,但是却都被灭了,我们常常把这世上的事搞反。这世上还真有一个聪明人,这个聪明人叫刘禅。我们常常说这扶不起的阿斗,我们以为这刘禅是扶不起的阿斗。可是不管从哪个角度看,这个刘禅挺有意思,其实他是大智若愚,很聪明。

维护刘婵的势力被司马家族灭了以后,这个刘禅就被带到了晋国的首都,在那里有吃有喝。晋朝的皇帝就怕这些人造反,整天担心,后来发现这个刘禅是一个此间乐,不思蜀的人。讽刺的是:刘禅一辈子活得很享受,活得比司马家族的王还滋润。我们来揣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就是咱们要讲的为啥“王位成了网罗”?

话说回来,我们这次要讲的人叫做耶罗波安。大家不要急,一听耶罗波安,可能你会说:我不认识他啊!没关系,我们这次主要介绍的就是他,和他所信奉的学说。这个耶罗波安是在什么年代的人呢?其实他是在所罗门的年代的人物。大卫作了王,后来生了一个孩子叫做所罗门,他是从拔示巴生的。拔示巴是乌利亚的老婆,后来大卫把乌利亚给杀了,拔示巴就被大卫占有了,生了一个孩子叫所罗门。

所罗门有个哥哥叫亚多尼雅,想要王位,结果闲着没事自己称王了。那个时候大卫还活着,他就称王要接替他爸爸。而大卫早就有心要立所罗门为王,后来所罗门作了王,就把他哥哥亚多尼雅给杀了。怎么就把亚多尼雅给杀了呢?因为亚多尼雅闲着没事,今天要点这个,明天要点那个,其实骨子里是想要王位。我说的什么意思呢?如果这个亚多尼雅不是为了王位,他至于被所罗门杀掉吗?

王位成了网罗,大家能抓到这个观念吗?世上太多的网罗,我们仔细去观察的话,很多事情超出了我们的想象,真不知道得到这个王位是福还是祸?德不配位就招来灾祸。我们所说的这个耶罗波安,后来真作了王。历史剧又再次上演,王位成为了网罗。目的是让大家学个功课,给大家提个醒,我们是否走了耶罗波安的道路。耶罗波安的道路是什么?听我慢慢给大家解释,前面的话只是个铺垫。

其实这个耶罗波安也好,还是所罗门和大卫也好,神都让他们作了王。但是后来以色列的国家,在耶罗波安的年间分成了两个国家,一个叫以色列,另一个叫犹大。犹大归大卫家族管,另外的以色列国归耶罗波安管,后来犹大国和以色列国都亡国了。一个是被亚述帝国给灭了,另外一个是被巴比伦国给灭了。在整个的过程当中,我们就会发现神要兴起一个王朝,灭掉那个属于神的国家。

为什么神要灭掉属于神的国家呢?为什么神自己立了一个国,又兴起一个国家,来灭掉一个属于祂的国家呢?因为这些国家偏离了神。为什么偏离了神呢?因为这些国家不效法大卫,却效法耶罗波安。耶罗波安很有名,并且这个人非常有才干,这个才干后来使他作了王。结果王位成了网罗,国家也成了笑柄。其实今天仍然如此,大家不要以为一个基督教的国家,后来亡国了,或者一个犹太教的国家亡国了,不是神的作为?其实那就是神的作为!

耶罗波安的学说,为啥会变得非常流行又普遍?你说耶罗波安信神吗?信神。但他拜得是金牛犊,他里面的东西是他整个一套政治和经济逻辑体系,也就是他的管理学说,再加上他的核心利益,这就是耶罗波安的学说。耶罗波安的学说,看上去应该是比现在我们信靠神的学说来的更合理,也更通畅。

所以大家仔细琢磨,听完以后,你可以列出来很多耶罗波安的学说。我会跟大家拿出一些例子,一起来揣摩。可能你不认识耶罗波安,但是你听完了也就认识了。大家会发现我要么讲《撒母耳记》,要么讲《列王纪》,为什么呢?因为这里都是故事,有神的启示,真的挺好,下面我跟大家介绍耶罗波安是什么人。

经文

耶罗波安在以法莲山地建筑示剑,就住在其中;又从示剑出去,建筑毗努伊勒。耶罗波安心里说:恐怕这国仍归大卫家;这民若上耶路撒冷去,在耶和华的殿里献祭,他们的心必归向他们的主-犹大王罗波安,就把我杀了,仍归犹大王罗波安。耶罗波安王就筹划定妥,铸造了两个金牛犊,对众民说:以色列人哪,你们上耶路撒冷去实在是难;这就是领你们出埃及地的神。(《列王纪上》12:25-28)

他就把牛犊一只安在伯特利,一只安在但。这事叫百姓陷在罪里,因为他们往但去拜那牛犊。耶罗波安在邱坛那里建殿,将那不属利未人的凡民立为祭司。耶罗波安定八月十五日为节期,像在犹大的节期一样,自己上坛献祭。他在伯特利也这样向他所铸的牛犊献祭,又将立为邱坛的祭司安置在伯特利。他在八月十五日,就是他私自所定的月日,为以色列人立作节期的日子,在伯特利上坛烧香。(《列王纪上》12:28-33)

祷告

神啊,今天就透过耶罗波安的故事向我们说话。主啊,除去在我们生命当中我们自己为自己所立的金牛犊,除去我们里面的核心利益,除去我们属世界的逻辑体系,不管那些属世界的逻辑体系和我们的核心利益,在我们的眼里是多么合理。今天,神啊,就求你夺我们的心意,让我们都全心归向你。主啊,今天我们在这世上所经历的,如果跟耶罗波安一样。主啊,就赐给我们智慧和聪明,让我们能够听明白你的话语,透过《列王纪》里的故事。主啊,向我们显明你的心意,让我们知道我们在什么地方,犯了耶罗波安的错误。主啊,今天就给我们开一条道路,让我们能够回转向你,重新得着你的恩典和怜悯。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经文背景

突然间冒出来这个人叫耶罗波安。前几天我问一个人说:你知道耶罗波安是谁吗?他说:不知道。我说:你这《圣经》怎么读的?如果我问以赛亚他爸是谁你可能不知道,我问你以赛亚你如果不知道,那麻烦有点大。我问你耶罗波安是谁?如果你不太清楚,但是你一定会很清楚他的学说。这耶罗波安是谁呢?他是非常能干的,在所罗门做王的时候,帮着所罗门干活的一个人。他非常聪明,非常有才干。

有一天,神就派先知亚希雅,遇到了耶罗波安,先知亚希雅就把他的衣服撕成了十二片,拿了十条给了耶罗波安,两条放一边。为什么呢?因为所罗门犯了罪,他拜了偶像女神亚斯他录、摩押的神基抹,和亚扪人的神米勒公。结果神就把这十个支派夺过来给了耶罗波安。这耶罗波安也不知道是福是祸!也挺倒霉,本来过着挺平安的日子,为什么给你十个支派?也就是说,咱们得知道耶罗波安是怎么回事?神就把耶罗波安叫来说,我给你十个支派。

我必拣选你,使你照心里一切所愿的,作王治理以色列。你若听从我一切所吩咐你的,遵行我的道,行我眼中看为正的事,谨守我的律例诫命,像我仆人大卫所行的,我就与你同在,为你立坚固的家,像我为大卫所立的一样,将以色列人赐给你。(《列王纪上》11:37-38)

然后,所罗门就知道了这事。大家别看所罗门非常聪明,也别看他写了《传道书》,好像把世上的事情都看透了,可一碰到王位的问题,还是有点糊涂啊。结果他就要杀耶罗波安,而耶罗波安就跑到埃及去了,就是所谓的政治避难。后来所罗门死了,所罗门的儿子罗波安接续他爸爸继续作王,掌管以色列。耶罗波安听说后,就要回来抢王位作王。

大家听着这事就觉得挺好,真的好吗?到后来就不好了。我们有的时候读《圣经》,比如:《创世记》,上古英武有名的人,每个人一读到英武有名的人,就觉得厉害。美国的五星上将,厉害!包括美国的国防部长管着美军,说灭伊拉克就灭伊拉克;说打到阿富汗就打阿富汗;说抓住本拉登就抓住本拉登;厉害!每个人一听说这些东西都很羡慕。

但是耶罗波安要作王,回来要抢这王位,结果罗波安做了一件事就是顺水推舟。有的时候我们人觉得自己很聪明,罗波安接着他爸爸所罗门作王,就逼着老百姓给他们家做工,以色列人就不干。所罗门使以色列人做苦工都很辛苦,可是所罗门有招整,他的儿子罗波安没有那么多招。罗波安一没战功,二没智慧,结果就顺水推舟把以色列的十个支派推给了耶罗波安,耶罗波安就带着这十个支派做了以色列的王。罗波安就继续在耶路撒冷犹大这个地方做王,管着两个支派,就是犹大支派和便雅悯支派。而耶罗波安就管理着其他的十个支派。

问题就来了,结果耶罗波安这个时候很闹心,闹心的原因也很简单。我打个比方,比如:这个圣殿在我们中国大陆,台湾好比以色列。台湾的老百姓就都得到大陆的一个圣殿,叫耶和华的圣殿去敬拜耶和华神。你说这个台湾的领导者怎么管?很难管。同样的道理,以色列的这十个支派每年都要去到耶路撒冷,为什么要去到耶路撒冷呢?去敬拜耶和华神。

这事怎么琢磨,怎么觉得是一个闹心的事,这些人不但去敬拜神,还把去耶路撒冷敬拜神发展成了一个旅游产业,不但这样,这些人还牵着牛,牵着羊,去到那个圣殿里去奉献。这一下子就动了耶罗波安的核心利益,他心里就想,恐怕这个国家就归了耶路撒冷,仍然归了罗波安。想想看,我每天鼓励我的百姓去对方的国家去敬拜神,目前也没有一个国家的领袖这么干啊。

这个家伙钱也输不起,政治也输不起,他怎么可能让自己的百姓去对方的国家去敬拜上帝呢?当然现在也有这样的事,比如说去到一个地方朝圣。问题就来了,耶罗波安想来想去,这事不妥当,他不仅自己想,估计还跟他的手下商量了,他的手下就更麻烦了,他的手下有多少人给耶罗波安加压力我们就不知道。当我们读扫罗王的时候,我们就知道扫罗王惧怕百姓,惧怕下属,

这耶罗波安所面临的政治压力是非常巨大的。他怎么办呢?他想到一个招,这招挺损的,他忘了这个王位是从神而来的。今天我们读的这个经文就是,耶罗波安想到的招就是造两个金牛犊。耶罗波安读过《出埃及记》吗?他读过,《出埃及记》里面就有造一个金牛犊出来,怎么这里又整两个金牛犊出来。他不怕得罪神吗?一个人满脑子都是自己的国,他就忘了神,他满脑子都是他的核心利益。

比如:当妈妈的满脑子都是她的孩子,哪里还有神?做生意的满脑子都是他的生意,哪里还有神?神不过是他的仆人而已,来完成他的伟业。耶罗波安这个人很聪明,他在耶路撒冷有一个伟大的计划,这个计划从哪开始,从造两个金牛犊开始。他怎么说的呢?他说:以色列的人上耶路撒冷真的挺难的。你看这话说的挺好啊,他接着说:我就造两个金牛犊,一个放在这,一个放在那儿,好就近去,大家不用走那么远去耶路撒冷,又得出国又得过边境的,现在就不用了。

当日,神人设个预兆,说:这坛必破裂,坛上的灰必倾撒,这是耶和华说的预兆。 (《列王纪上 》13:3 )

然后,这个事就叫百姓陷在罪里,这么一干麻烦就来了,耶罗波安在坛上献祭的时候,神就叫一个神人到耶罗波安那里去了,就在耶罗波安面前说了神警告他的话,结果耶罗波安看有踢馆的,那哪里行啊,赶紧要抓起来,他就伸手去抓,结果一伸手,手就立刻变得枯干。他就赶紧请这个神人为他祷告,一祷告,他的手就复了原。这神人就往回走,神不允许神人在伯特利吃东西,不能吃也不能喝,就得离开这个地方。结果这个神人被另外一个先知骗回来在伯特利这个地方吃了饭。因为这个神人违背了神的话,最后就被狮子给咬死了。

耶罗波安也够厉害的,他自己违背神,神派了一个神人来,这个神人因着耶罗波安也被狮子给咬死了。所以今天我们弟兄姐妹可得知道,侍奉神违背不得啊!千万别跟神开玩笑。这个耶罗波安厉害啊,他不但不离开金牛犊,还继续按立一些百姓继续做邱坛的祭司。然后耶罗波安就陷在罪里,过了一些年头,神就把他的全家都给灭了。

当时耶罗波安的一个儿子生病了,怎么整也整不好,耶罗波安的妻子就去见先知亚希雅,这个先知就是那个把衣服撕成十二个布条子,对耶罗波安说十个布条子归你,十个支派归你的那个。人被整成了以色列的王,脑子就有点懵,脑子一懵,王位就成了咒诅。后来耶罗波安的家老惨了,死的死,亡的亡,彻底的被除灭,甚至这个家族从耶罗波安开始就断了种,整个家族就都被灭了。

耶罗波安的政治经济学体系

这很重要,我提到了一个政治经济学体系。你做王你还不得搞政治吗?你要管理国家的经济你还不得搞政治经济学体系?耶罗波安做了王管理这地的十个支派的百姓,管理这地的百姓这事可不容易干啊!结果做了王之后,如何管理整个的政治活动、经济活动,这事挺闹心的,为什么呢?因为这个东西的学问是很深的。

大学有一门课叫政治经济学,这门课是很厉害的,为什么呢?这是一门很深的学问,但它不是神的学问,今天我给大家说一下。历史上有两种历史观,人研究历史,就是用人的眼光看这个王怎么打天下,你看《三国演义》、《隋唐演义》都是这些,我们看到的都是人这一面。历史有人的历史观,政治经济学也有两种,一种是人的经济学,另外一种是神的。其实立王、废王都在乎神,所以我们要学的就是要从神的角度看。一从神的角度看,政治经济学完全就是另外一种政治经济学。历史观从神的角度看,完全是另外一种体系,不是神的体系。

这事从人的逻辑来说,老百姓都去耶路撒冷敬拜上帝,然后献祭,这人怎么管?人的思想就管不住了!所以管人的关键就在于管人的思想,结果百姓都去耶路撒冷敬拜神,那我这以色列的王有一天还不掉脑袋?从人的角度看,还真的是这么回事。但是从神的角度就不是这么回事,神早就告诉过耶罗波安,要效法大卫,但是人家耶罗波安根本就没有听进去。

耶罗波安的政治经济学应该是非常合乎人的逻辑体系的,也是非常有学术价值的体系,但是却不是合乎神的心意的。耶罗波安的王位是从先知亚希雅那里传下来的,先知说了预言,然后神就把以色列的支派给了耶罗波安。耶罗波安后来就开始担心王位不稳,担心他所带领的国家经济不行,就是不知道效法大卫信靠神,所以麻烦大了。

世上的人,比如:巴比伦王,虽然他也整个偶像啊什么的,但是神也没有对付他。包括现今,大家一定要知道,这世上很多国家拜偶像神并没有对付他。但是,如果你这个耶罗波安也好,大卫也好,你这个王位是从神来的,当然其他人的王位也是从神来的,但是神没有给那些人安排属神的神学。但是耶罗波安做王这个事是神安排的,你用人的政治经济学,你麻烦就大了,最后就是亡国了。

如果教会用属世界的政治经济学体系来管理,麻烦就大了。我亲眼看见过一些教会用属世界的方法,比如:KPI这些作为评估的标准。那就是耶罗波安的政治经济学体系,那样的教会能好才怪呢。教会肯定会有非常多的麻烦和纷争,因为那是属世界的。如果我们的权柄是从神委派的,我们就一定要用属神的方法来管理。耶罗波安这样考量,其实他犯了一个非常大的禁忌,就是他不合乎神的心意。

巴比伦王、波斯王、亚述王,神没有说你要遵守我的律例典章,但是耶罗波安当王,神清清楚楚的跟他说,要效法大卫,谨守我的律例、典章和诫命。耶罗波安发现这跟他过去所学的政治经济学体系完全没有办法调和,他就选择顺从了自己的那个政治经济学体系,不顺从神的话。

所以今天,我们弟兄姐妹们要知道,管人、管钱是两个关键的地方。教会也是管人管钱,世上也是管人管钱,但是你用什么来管那就要命了。这个耶罗波安考量的东西是站在王的位置上来看待的,而不是在神对他的旨意上看待的,结果给他的家族带来了一个灭门的惨状。

耶罗波安的下场

耶罗波安的下场是非常惨的,他的家在地上完全被除灭,叫耶罗波安的家陷在罪里的就是,他觉得非常合理的那套逻辑体系。今天我们虽然没有办法说理,但是如果耶罗波安完全照着神的心意去做,他会怎么样?他的家族不至于被灭门,他的家族会兴旺,他的国家会兴旺,他的王位会稳固。但是问题在于,我们怎么想都怎么觉得神的道理不是道理,更别说谨守遵行了。

因为属神的逻辑体系是带着神迹的逻辑体系,完全不是一个自然科学,自然科学是属人的逻辑体系,不带着神迹。耶罗波安的下场最后使他的整个家族被灭,今天我们弟兄姐妹们可得知道,这套逻辑体系害人不浅啊。他自己的孩子先生病,生病的时候他就派他的老婆,装作一个普通的妇人,去见先知亚希雅,结果这个先知亚希雅说:

耶和华先晓谕亚希雅说:耶罗波安的妻要来问你,因她儿子病了,你当如此如此告诉她。她进来的时候必装作别的妇人。她刚进门,亚希雅听见她脚步的响声,就说:耶罗波安的妻,进来吧!你为何装作别的妇人呢?我奉差遣将凶事告诉你。你回去告诉耶罗波安说,耶和华以色列的神如此说:‘我从民中将你高举,立你做我民以色列的君,将国从大卫家夺回赐给你。你却不效法我仆人大卫,遵守我的诫命,一心顺从我,行我眼中看为正的事。(《列王纪上》14:5-8)

你竟行恶,比那在你以先的更甚,为自己立了别神,铸了偶像,惹我发怒,将我丢在背后。因此,我必使灾祸临到耶罗波安的家,将属耶罗波安的男丁,无论困住的、自由的,都从以色列中剪除,必除尽耶罗波安的家,如人除尽粪土一般。凡属耶罗波安的人,死在城中的必被狗吃,死在田野的必被空中的鸟吃。这是耶和华说的。’所以你起身回家去吧,你的脚一进城,你儿子就必死了。以色列众人必为他哀哭,将他葬埋。凡属耶罗波安的人,唯有他得入坟墓,因为在耶罗波安的家中,只有他向耶和华以色列的神显出善行。(《列王纪上》14:9-13)

耶和华必另立一王治理以色列,到了日期,他必剪除耶罗波安的家。那日期已经到了!耶和华必击打以色列人,使他们摇动,像水中的芦苇一般。又将他们从耶和华赐给他们列祖的美地上拔出来,分散在大河那边,因为他们做木偶,惹耶和华发怒。因耶罗波安所犯的罪,又使以色列人陷在罪里,耶和华必将以色列人交给仇敌。耶罗波安的妻起身回去,到了得撒,刚到门槛,儿子就死了。以色列众人将他葬埋,为他哀哭,正如耶和华藉他仆人先知亚希雅所说的话。(《列王纪上》14:14-18)

耶罗波安的王位坐了几年呢?二十二年,在这二十二年中,儿子接替他做王,后来儿子又被杀了,然后全家族都被灭亡了。除了在《圣经》里记载着耶罗波安的名字,在这地上再也没有耶罗波安的后裔。今天我们得确切的知道,如果一个人从神那里领受了一个命定,或者领受了一个位份,如果他离弃这个位份,那是很要命的事。

比如:以扫跟雅各,以扫本来有长子的名分,但却轻看了长子的名分,结果成了咒诅的典范。扫罗是整个以色列的第一个王,有撒母耳做他的祭司。儿子约拿单,女婿大卫,都是非常厉害的人,却违背了神,不谨守遵行神的话。结果一辈子成了一个笑柄,非常的惨!那今天又轮到耶罗波安,怎么就这么多悲惨的故事呢?因为人的逻辑非常的合理!听明白了吗?人的逻辑非常的合理,所以耶罗波安的政治经济学对后世的影响是非常的深,直到现今!

耶罗波安的政治经济学对后世的影响

他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行耶罗波安所行的道,犯他使以色列人陷在罪里的那罪。(《列王纪上 》15:34 )

我来给大家补一下以色列人的历史。耶罗波安做了二十二年的王以后就死了,后来他的儿子拿答接替他做王。拿答接替他以后,有一个耶罗波安的大臣叫巴沙,这个巴沙后来就把耶罗波安的全家都杀了。结果这个巴沙被神兴起来做以色列的王。结果巴沙做王却效法耶罗波安行的道,做了在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这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为什么会是这样的呢?因为耶罗波安的政治经济学是非常合道理的!

弟兄姐妹我告诉你们,我们脑袋里装的耶罗波安的学说多得一塌糊涂。就是我知道你是信耶稣的,我知道你是个基督徒,但是你脑袋里装的却是耶罗波安的政治经济学。耶罗波安知不知道有神?知道!知不知道需要敬拜神?知道!但他却造了两个金牛犊。大家不要以为你看到了很多基督徒身上的悲剧,你就觉得挺惨的。哇!拜神拜成这样!我告诉你很多悲惨的悲剧都是因为他们违背了神的话。耶罗波安,拿答,巴沙,全是!

我再讲一下,耶罗波安做王二十二年,他儿子拿答接替他做王。耶罗波安的大臣巴沙起来把耶罗波安和拿答全给杀了。但是这个巴沙继续做的就是耶罗波安的那套政治经济学理论。后来,巴沙死了,他儿子以拉接替巴沙做王。之后又出来一个跟巴沙一样的大臣叫心利,把巴沙和以拉的全家杀了。巴沙和以拉他们后代的结果和耶罗波安的家族一摸一样。结果这个巴沙和以拉全家行耶罗波安的道。你说这个耶罗波安的政治经济学对后世的影响多深?非常深!

我相信耶罗波安在那个世代,应该真的可以著书立说,讲了很多非常合乎人口味的那种道理。结果心利也是一样。后来又兴起了一个人叫做暗利,暗利又把心利的全家给杀了。这个朝代的更替全是很血腥的。从耶罗波安到巴沙,巴沙到心利,心利到暗利,经历了四个王朝。这暗利是谁呢?暗利是非常著名的亚哈的老爸。如果你听过亚哈,你就知道他老爸叫暗利。这个暗利夺了王位以后,也是行耶罗波安所行的道。你说耶罗波安的影响深不深?非常深!

为什么呢?因为怎么想怎么合理。后来暗利的儿子亚哈也行耶罗波安所行的道。亚哈的儿子约兰做王的时候,神又兴起一个人叫耶户。这个耶罗波安到巴沙,巴沙到心利,心利到暗利,暗利是亚哈的老爸,是约兰的爷爷,然后神又兴起另外一个人-耶户。耶户把亚哈全家给杀了。接替亚哈的家族做了以色列的王。耶户是谁呢?耶户是为耶和华大发热心,除灭那些拜偶像的祭司。这个耶户很厉害,为耶和华大发人心,但是这个耶户照样行耶罗波安所行的道。你说这不是很让人匪夷所思吗?这耶户认不认识神?认识神!但是他却行耶罗波安的道。

但后来其实下场也差不多!那今天我们要知道亚哈和耶户这个是什么年间呢?从亚哈到约兰,到耶户,中间还有个亚哈谢这四个王,就是以利亚和以利沙年间。以利亚就是我们所说的那个伟大的先知,行的神迹厉害,以利沙行的神迹也非常厉害,就是这么两个伟大的先知都是在亚哈和耶户年间。

那个时候,耶罗波安的政治经济理论统治了整个以色列,如果大家知道撒玛利亚这件事。撒玛利亚就是在新约里耶稣路过的撒玛利亚。这个撒玛利亚是谁干的呢?是暗利!是亚哈的老爸建立的一座城。这暗利建的一座城,做了以色列人的首都叫做撒玛利亚。我给大家举的这些名字就是以色列的王,他们怎么就都被杀了?被杀是因为一个很简单的事,就是王位成了他们的网罗。

王位成了人的网罗

我们为什么会讲这个?我讲这个可重要了!这是一个很重要的一篇论文,重要到什么程度呢?重要到对我们当中很多人有很深远的影响。这个王位成了人的网罗!为什么王位成了人的网罗了呢?我们需要问这个问题。我们讲的这些人,从耶罗波安,拿答,巴沙,以拉,心利,暗利,亚哈,耶哈谢,约兰然后到耶户,这些都是王。后来的那些也是一样,都行耶罗波安的道,很少选择效法神所喜爱的大卫。

人在其位谋其政,都是遵循了一个学说,就是人看来合理的学说。那我们对人合理的,对神不合理;对神合理的,对人是不合理的。一个人一旦做了王,首先要想的是什么呢?就是怎么能够保住他的王位,怎么能够跟下属建立好关系,可以管理好下属,这是要命的事。这个事其实早在《圣经》里就讲得清清楚楚。大家不要以为神整了一个王不行,再整了一个王,又不行。大家不要以为神搞错了,神的美意正在这里。我们在读《圣经》的时候,你会发现神这么说:

但要尊万军之耶和华为圣,以他为你们所当怕的,所当畏惧的。他必作为圣所,却向以色列两家作绊脚的石头,跌人的磐石;向耶路撒冷的居民作为圈套和网罗。许多人必在其上绊脚跌倒,而且跌碎,并陷入网罗,被缠住。”(《以赛亚书》8:13-15 )

原来神常常考验人!幸亏有这些故事让我们可以反思什么呢?反思人跌倒以后的那种惨样!大家不要以为是神要让你们跌倒,不是!是你要跌倒。我们一旦看重我们的位置,看重我们的地位超过看重神,那就麻烦大了。我不会过多论述我的看法,但是我感谢神,我的很多做法是效法大卫,我不在乎这个位置。

因为这个位份是神给我的,我不去保护我自己的位份,我知道必有神保护我。我们当中有一些小的领袖,小牧者,小组长就跟牧区长之间产生一种张力。就我所知道的有好几个小组长,跟他所牧养的人说,你们不透过我都不能和牧区长讲话。我跟你们讲的话不要告诉牧区长。这是干什么呢?就整这些事。那你说这不是愚昧是什么呢?

就把他这个小组长的位份看得超级重。他还不是个王,还仅仅是个小组长,他就把这事看得这么重。他要是做了王,他要不是耶罗波安是谁?我想我们当中的牧区长也是一样。但是后来其实我告诉大家,如果人看重自己的位份超过看重神,看自己的生意超过看重神,看自己的孩子超过看重神,看自己的工作和老板超过看重神,王位就成了人的网罗。

王位怎么成了人的网罗

他必作为圣所,却向以色列两家作绊脚的石头,跌人的磐石;向耶路撒冷的居民作为圈套和网罗。许多人必在其上绊脚跌倒,而且跌碎,并陷入网罗,被缠住。”(《以赛亚书8:14-15 )

你常常听我说逻辑体系,你常常听我说核心利益,我告诉你,如果一个人里面的逻辑体系不改成属神的,你怎么算怎么觉得那么做划算,走耶罗波安的路,怎么都觉得划算。结果怎么样?就要绊脚跌倒跌碎,并且陷入网罗被缠住。什么神的话,什么谨守遵行神的诫命全忘了。因为你的核心利益和你的逻辑体系决定了你的选择。用属神的话来看的时候,怎么看怎么觉得神的那些话不合理。大家琢磨一下,我们见过很多牧师,也见过很多的这些人,很多这样的牧者领袖,什么样的人都有,他为了保护住他的利益,他什么话都敢说。

前一段时间,有一个小伙子,我认识他好几十年了,我认识他的时候他非常年轻。他突然间对华人命定神学开始着迷,我说这是不是我以前认识的呢?后来我发现他是。后来我就透过小助手联系了一下他。联系了以后,他就发现我们所说的这些非常的合乎《圣经》。结果他就发给了他自己的牧师,他自己的牧师跟他说了一句:你要小心。其实“你要小心”这句话完全没有问题,是应该小心。那小心什么呢?其实很多牧师就怕自己的利益受亏损,很多牧师都是这样。

那我想,咱们弟兄姐妹我们里面装的逻辑体系和核心利益,是不是要保住我们的位置?是不是要保住我们的东西,还是要谨守遵行神的话?那这就很有意思。其实我后来仔细琢磨了一下,我说的不一定都对,但是很多时候人喜欢立一大堆的金牛犊啊!就是耶罗波安的金牛犊。比如:人要照着人的意思去做,结果就家庭第一。夫妻关系,妻子要顺服丈夫,丈夫要爱妻子,讲一大堆的这些逻辑。那这些东西是《圣经》的话吗?其实还真的不是!

你以为神真的在乎这些东西吗?神在乎的是祂的殿。我们人就很容易弄出很多耶罗波安的逻辑体系。但是其中的目的不是使人得造就啊!其中的目的是使人能够维护他的地位,维护他辛辛苦苦建起来的教会。听起来好像没什么毛病,但是细思极恐啊!都是问题。今天我不把这事说得那么明白。大家仔细去观察研究,你会找到这些人的思维方式和他们的核心利益,他们需要的是自己的王国。他们需要的不是神的王国,是自己的王国。但是最后就解读了一件事,为什么受了这么深的咒诅。你看看这些,耶罗波安是神所按立的以色列的王,后来全家被杀。

我们看他也很努力地做工,扫罗很努力地做工却成了咒诅,耶罗波安也很努力地做工,巴沙也很努力地去篡位,心利也很努力地去篡位,也举着耶和华神的牌子,暗利也很努力地去工作,都是为了自己的王位!亚哈知不知道神?也知道神。认不认识先知以利亚?认识!有没有经历过神?经历啦!但是都走了耶罗波安的路。耶户是为耶和华大发热心的一个王,后来也走了耶罗波安的路,为了自己的王位。所以弟兄姐妹你要知道,不是说他们没有神的概念,他们有,却走了耶罗波安的路。而现今的教会当中走耶罗波安的道路比比皆是,这就是个问题啊!

总结

我们到底是要走耶罗波安的路还是要走大卫的路?是效法耶罗波安还是效法大卫?耶罗波安的逻辑体系是非常的完备,非常合乎人的道理。大卫的逻辑体系听起来常常云里雾里看不清楚。为什么?因为大卫知道他的王位从神来的,也知道他所有的东西都是从神来的。

我们到底是走耶罗波安的路还是走大卫的路?效法耶罗波安还是效法大卫?我们是否把我们的面子,把我们的风光,把我们的位置看得那么重?我们是否真的照着神的话去说:神啊,我已经撇下了一切来跟随你。你仔细问问神,如果你在《圣经》里头看见耶稣告诉你的话,你愿不愿意行,耶稣说你撇下一切来跟随我。我们真的愿意撇下吗?如果不愿意撇下,你总有那么一点是耶罗波安的地方。

弟兄姐妹要知道,我们很多人受苦不是徒然的。不管是信主还是不信主,神所说的祝福和咒诅,这些规律都在世上运行。有一个姐妹的爸爸少年得志,在当时的那个光景下,他已经在那个地方成了一个非常有名的人,他所管理的东西都管的非常好,管的非常兴盛。结果在他的工作上遇到了一些苦难,人家不那么认可他所做的。后来就得了癌症,抗癌三年,四十多点就惨兮兮的离去了,把他的位份看得非常的重!把他的那个位置看得比他的命还重,就走了耶罗波安的路,把命摆上了。

如果我们是一个基督徒,是否还会走这样的路呢?真的值得我们思考。所以弟兄姐妹如果不明白大卫怎么做的,好好回到《圣经》里头去看大卫的作为。我以前不明白,后来整明白了好多,直到今天我还在学大卫,很努力地去落实,因为所有的都是从神而来。我希望这个道能够对你里面产生一定的影响,要知道耶罗波安的政治经济学理论,对一个信主的人危害是多么深远。愿神祝福大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