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程】101课程(第2版)– 第7课 – 得胜的关键 – 属灵高度

阅读资料:《末日决战》第一部:地狱大军正前进

《末日决战》- 雷克乔纳 第一部 地狱大军正前进

这是仇敌末日大军的开始…不要怕,我也有一支大军

我看到一支邪灵大军,绵延之长不见尽头。它分成数个军团,每个军团都带着不同的旗帜。最前头的军团在骄傲、自义、好面子、自私的野心、不公义的论断和嫉妒等旗帜下前进。还有更多恶者的军团,在我眼目所及之外,但这支可怕之地狱大军的先锋部队,似乎是最有力量的,领导这支大军的就是弟兄的控告者。

这群大军所携带的武器都有名字:剑的名字叫恐吓,矛的名字叫背叛,弓箭称为控告、闲言闲语、毁谤和挑剔。还有一些名为拒绝、苦毒、不耐烦、不饶恕和情欲的侦察兵或小股的部队,它们被派遣到大军前面,为主要的攻击作准备。

这些小股的部队和侦察兵的数目虽少,但它们的能力可不比尾随其后的大军团小。它们之所以数目极少,纯粹是为了策略的缘故。就像施洗约翰虽是独自一人,却被赋予超乎寻常的恩膏为众人施洗,以预备主来;同样的,这些较小的邪灵部队也被赋予异常的邪恶能力,以“为众人施洗”。单单一个苦毒的邪灵就能将它的毒素散布在成千上万的人群中,甚至整个种族或文化之中。一个情欲的邪灵可以附着在一个演员、一个电影,或甚至广告里,它所释出的排泄物就好像电击似的,广大的群众被击中后就失去了敏锐度。这一切都是为了替尾随的邪恶大军铺路。这支大军是特别针对教会而来的,却极尽所能地攻击每一个人,目的是要先下手为强,因为神即将运行,使多人涌进教会。

这支大军的主要任务,是要在各种关系制造分裂—-教会之间、会友与牧师之间、夫妻之间、亲子之间、甚至儿女彼此之间。侦察兵被差遣出去,找出教会、家庭、或个人的破口,让拒绝、苦毒、情欲等进入,并进一步扩大这些破口,接着让随后而来的部队可以涌入这些破口,进而完全控制受害者。

此异象最令人震惊的部分是,这大军不是骑在马上,而是骑在基督徒的背上!这些基督徒几乎个个衣冠楚楚,外表看来很高尚、令人尊敬;而且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样子,但他们似乎也是生活中各个层面的代表。这些人承认基督的真理,是为了安抚自己的良心,而他们的生活却是认同黑暗的权势。当他们向那权势言听计从时,被指派辖制他们的邪灵便得以长大,而且可以更轻易地控制他们的行动。

这类信徒之中有许多人身上不只有一个邪灵,其中显然有一个在负责掌控。掌握大权之邪灵的本质,就决定了它所指挥的军团之性质。尽管所有的军团是一起前进的,但整支大军似乎同时也濒临混乱的边缘。例如,仇恨的邪灵虽然恨基督徒,但也恨其他邪灵,而嫉妒的邪灵也是彼此嫉妒。这群大军的首领使手下不致互相残杀的惟一方法,就是让它们把恨恶或嫉妒等的焦点,集中在被它们所驾驭的人身上。然而,这些人却常常互相殴打起来。我知道这就是圣经中所提到,有些原本要来攻打以色列的军队,最后却自相残杀的情况。当他们攻打以色列的目的受到阻挠,而他们的愤怒却无法控制时,就开始互相攻击。

我注意到邪灵虽能驾驭在基督徒身上,可是却无法在他们里面,好象它们在非基督徒里面那样。显然,只要他们不再认同邪灵,就可以摆脱邪灵的控制。例如,只要被嫉妒的邪灵驾驭的基督徒,开始去质疑心中的嫉妒,那个邪灵就会迅速衰弱下来。当这种情形发生时,这衰弱的邪灵就会呼救,而军团的首领就下令,叫所有的在该基督徒周围的邪灵都来攻击他,直到苦毒等仇敌重新驾驭在他身上为止。要是这方法无效的话,邪灵就会开始扭曲圣经的话,来使苦毒、控告…等等合理化。

很明显地,邪灵的能力几乎根源于虚谎的力量,但它们已经蒙骗这些基督徒到一个程度,使他们被利用了却还自以为是被神所用!这是因为他们几乎个个都高举着自以为义的旗帜在队伍中行进,所以根本看不见标明着整支军团真正本质的旗帜。当我远眺这支大军的最后方,便看到那控告者及其亲信,我开始明白它的计谋,而且很惊讶它的计谋竟是那么简单。它知道一个家若分裂必站立不住,而这支大军代表着它企图要让教会分裂,完全从恩典中堕落。显然它只有一种方法可以达到目的,就是利用基督徒攻击自己的弟兄,这也是为什么前面的军团几乎都是基督徒,或至少是自称为基督徒的。每当被蒙骗的信徒顺从了那弟兄的控告者,它在他们身上的控制力就更强一些,这使得它和那些首领的自信,随着大军的前进而增长。很明显地,这支大军的能力大小,完全取决于这些基督徒对邪恶之道的听从与否。

众囚犯

尾随在这些先锋军团之后的,是另外一大群成为这支军队俘虏的基督徒,每个人都受了伤,且被较小的“惧怕”邪灵看守着,这群被俘虏的人数看来比邪灵更多。但令人震惊的是,这些囚犯的剑和盾牌都还在,可是他们却未使用。看到这么少的“惧怕”就可以俘虏那么多基督徒,真是令人震惊。这些基督徒只要拿起他们的武器,就可以轻易地摆脱它们,甚至还能大大地破坏整支邪恶大军。可是他们反倒顺从地跟着前进。

囚犯的上空被一群叫沮丧的秃鹰笼罩着。这些秃鹰偶尔会栖息在囚犯的肩土呕吐,吐出的秽物叫作定罪。当秽物落在囚犯身上时,囚犯会站起来,往前稍微直行一会儿,然后猛然跌倒,变得比先前更软弱了。我再次觉得奇怪,为什么这些囚犯不干脆用剑把秃鹰杀了,其实他们很容易就可以办得到。

偶然有软弱的囚犯跌倒了,当他一倒在地上,其他囚犯就马上用剑去刺他,而且边刺边讥讽。然后秃鹰就会吞吃倒地不起的囚犯,甚至在他们未死之前,其他基督徒囚犯还默许地在旁观看,偶尔还会用剑再刺一下。

当我注视这一幕时,我才明白,原来这些囚犯以为叫做定罪的秽物是从神来的真理。然后我才知道,实际上这些囚犯自以为他们正行在神的军队中呢!这就是为什么他们不把小小的惧怕邪灵或秃鹰杀掉的原因—-他们以为那些都是神的使者!如乌云般遮住上空的秃鹰其所造成的黑暗,使这些囚犯看不清楚,以致他们天真地以为所遭遇的每件事都是出于主。

他们以为那些跌倒的人是遭到神的审判,这也是他们会那样攻击那些人的原因—-他们还以为是在帮神的忙呢!

这些囚犯惟一得到的食物,就是秃鹰吐出的秽物,凡拒绝吃的就会愈来愈软弱,直到倒地不起。而吃下去的人就会一时变得强壮些,但却是得着恶者的力量。然后他们就会愈来愈软弱,除非他们饮用那源源不绝供给他们的苦毒之水。饮下苦毒之水后,他们就会开始互相呕吐,当有人开始这么做时,就会有一个等着驾驭的邪灵跳上他的背,然后骑着他加入先锋军团。

比秃鹰的秽物更糟的,是一种邪灵排泄到基督徒身上、令人作恶的粘液。这粘液就是骄傲、自私的野心等等,也就是他们所属军团的本质。然而,这粘液却让基督徒觉得比定罪好过得多,以致他们轻易就相信这些邪灵是神的使者,事实上他们还以为这粘液是圣灵的恩膏呢!

这邪恶大军令我厌恶欲死,然后主的声音临到我,说:“这是仇敌末日大军的开始,是撒旦终极的骗局,但它利用基督徒来彼此攻击的时候,就是它最后毁灭的能力被释放之时。历世历代以来,它一直在使用这支军队,但却未曾像现在这样,掳获这么多人,来达成它邪恶的目的。但是不要害怕,我也有一支大军。你现在必须起来打仗,因为不再有可以躲避这场战争的地方。你必须为我的国度、真理、还有那些被蒙骗的人而战。”

从主来的这番话是如此激励我,使我立刻开始向那些基督徒囚犯呼喊,提醒他们已经被骗了,我以为他们会听我的。当我如此做时,好像整支大军都转过来看着我,而压制他们的惧怕和沮丧,也开始朝我这儿涌过来。

我继续喊叫,因为我以为那些基督徒会清醒过来,明白发生在他们身上的一切,可是很多人却反而取出箭来射我。其他人犹豫着,不知该对我采取什么行动。那时我才知道时候未到,我这么做是犯了一个非常愚蠢的错误。

战争开始

然后我转身看到主的大军正站在我身后,我们有成千上万名士兵,但数目仍远不及邪恶的军队。被恶者利用的基督徒似乎比投身于主军队的还要多,这真令我既震惊又气馁。我还知道这即将开打的战役,将会被视为最大的基督徒内战。因为只有少之又少的人能了解那逼近的冲突背后,到底是什么权势在掌控。

而当我更仔细地端详主的大军时,心中更沮丧了,因为竟然只有少数人穿戴了全副军装,许多人都只穿戴一、两部分装备,有些甚至完全没有。非常多的人已经受伤了,而穿戴全副军装之人所持的盾牌几乎都很小,我知道那么小的盾牌无法在即将临到的大屠杀中保护他们。更令我惊讶的是,这些士兵竟以妇女与儿童占绝大多数。而穿戴全副军装者之中,只有极少数受过良好的训练,知道如何使用武器。

这支军队后尾随着一群人,跟邪灵大军后的囚犯很像,但二者在本质上非常不同。他们看来很快乐,有点像酩酊大醉。他们在玩游戏、唱歌、欢宴、漫步在帐棚间。那种气氛让我联想到伍德斯托克(Woodstoock)音乐节庆。

我知道邪恶大军就要向我猛攻了,为了躲避,我就朝主的大军奔去。从每一方面来看,我们似乎处于一场一面倒的屠杀当中。我特别担心尾随在大军之后的这群人,于是便企图用高过群众喧嚷的声音警告他们说,现在不是欢乐的时候,战争就要爆发了。可是只有极少数人稍微听见我的声音,那些听见的人对我作了个“和平手势”,且说他们不相信有战争,主不会让任何坏事临到他们身上的。我试着向他们解释,主已赐给我们盔甲,因为在将临到的战争中我们需要它。但他们仍辩称他们已来到一个平安与喜乐之地,在那儿不可能发生类似的事情。我开始恳切求主加增穿戴军装者的盾牌,以便保护那些尚未预备好打仗的人。

然后有一使者递给我一支号角,要我赶紧吹。我吹了,那些穿上少部分军装者都马上有反应,“啪”地—声立正注意。有更多装备拿了过来,他们很快地穿上。我注意到那些受伤的人并未用装备覆盖伤口,但我还来不及说什么,敌人的箭就开始如雨一般射了过来。每一个未穿戴全副军装的人都受了伤,而那些未把伤口覆盖起来的人,都再次被箭射中旧伤口。

凡被毁谤的箭射中的人,马上就开始毁谤那些没有受伤的人。而被闲言闲语之箭射中的人心,也开始说闲话。于是在我们的阵营中,很快就形成大分裂。我觉得我们正濒临自我摧毁的边缘,就像圣经记载中,一些外邦大军起来互相残杀一样,那种无助感真是好可怕。然后秃鹰俯冲下来叼走伤患,把他们带到俘虏营里去。那些伤患手中仍有剑,本可轻易地打败秃鹰,但他们却没有使用,事实上他们甘愿被带走,因为他们对那受伤的人非常生气。

我马上想到在大军之后的那些人,便跑去看他们有没有怎么样。虽然这似乎不可能发生,但是他们的情况甚至比前面的人更糟。无数人受了伤,躺在地上呻吟。他们的头顶上是密密麻麻的秃鹰,正一个个地把他们叼去作囚犯。而许多未受伤的,只是呆坐在茫然的不信中,他们一样很轻易地就被秃鹰叼走了,有少数人开始想要击退秃鹰,但是却没有合适的武器,秃腾甚至根本就不在乎他们。受伤的人是如此的气愤,以至于他们就威吓、赶走想帮助他们的人,却对秃鹰既温驯又服从。

在这群闲杂人之中,那些没有受伤且曾想击退秃鹰的人,都开始逃离战争现场。与敌人的初次会战竟如此惨败,使我也产生了跟他们一起逃走的念头。接着,在令人讶异的短时间内,有些已经逃离战场的人,手中拿着大盾牌,穿戴着全副军装重新出现。这是我所记得,第一件让我感到鼓舞的事情。

这些重回战场的武士不再带着参加宴会的欢乐,取而代之的是大无畏的决心。我知道这些人已经被欺骗过—次,但他们不会再轻易被骗子。他们开始站到那些已跌倒土兵的位置,甚至开始形成保护后卫与侧翼的新阵线,这带给整支军队极大的鼓舞,以至于全军重新燃起了坚守奋战的决心,马上就有三位名为信、望、爱的天使来站在大军之后。当我们注视他们时,我们所有的盾牌就开始增大;失望转为信心,其速度之快令人惊喜。那也是一种坚固的信心,是在经验中锻炼出来的。

登高之路

如今我们都拥有称为神的话语的剑,以及圣经真理的箭。我们想反击,但不知如何能够只击中邪灵而不伤到被驾驭的基督徒。然后我们突然想到,如果这些基督徒被真理射中的话,他们将会觉醒而挣脱压迫者。我和一些人便射出几支箭,几乎支支都命中基督徒,不过,当真理的箭射中他们时,他们并未觉醒或受伤而倒下,他们却反而变得愤怒,使得骑在上面的邪灵也变得更大。

这使得每个人都震惊不己,我们开始觉得也许这是一场永远不可能打赢的仗,但有信、望、爱,使我们确信,我们至少能守住自己的阵地。然后有另一位称为智慧的大天使出现,指示我们爬上后面那座山去打仗。

这座山高不见顶,山上有许多层,每层都有突出的岩架。每上一层,岩架就变得更窄,也更不易站立。每一层都依某项圣经真理命名,较低的几层是:以基要真理命名的,如救恩、成圣、祷告、信心等,再往上则是以更深的圣经真理命名。当我们愈爬愈高,我们的盾牌与剑也跟着增长,而敌人的箭也愈来愈难射到我们的位置。

悲剧性的错误

有些留在较低层的人,开始把敌人射来的箭捡起来射回去,这是个非常大胆的错误。邪灵轻易而巧妙地闪开,让箭射中基督徒。当有基督徒被控告或毁谤的箭射中时,就有苦毒或愤怒的邪灵飞过来栖息在那支箭上,然后它就开始排泄,把毒液洒在那基督徒身上。当有二、三个这类邪灵来骑在基督徒身上。加上原有的骄傲或自义,这基督徒就会开始转变,成为那些邪灵具有的扭曲形象了。

我们站在较高层次的人可以看到所发生的一切,但那些站在较低层、正使用敌军之箭的人却看不见。我们之中有一半决定继续往上爬,而另一半的人则回头下到较低几层去向那些人解释。然后每个人都被警告要继续往上爬,不可停止,只留下少数人驻守每一层,好让其他士兵可以往上爬。

安全

当我们抵达名叫“弟兄合一”的阶层时,敌人的箭便再也射不到了。我们之中有很多人决定爬到这里就够了。我了解他们之所以如此决定,是因每上一层,要立足就愈困难。然而,我同时也感觉到,我爬得愈高就愈强壮,使用武器的技巧也愈纯熟,所以我就继续往上爬。

不久,我的技巧就进步到能够射中邪灵而不伤到基督徒了,我觉得假如我再爬高一点,射程就能深达敌军后方,并射中邪恶大军的司令官。我很遗憾有那么多人停在较低的层次,他们在那里虽安全,却射不到敌人。尽管如此,那些继续往上爬的人,力量与性格都愈发成长,个个成了得胜者,每一个都能够摧毁许多敌人。

每一层的地上都散布许多真理的箭,我知道这些是从该层跌落的人所遗留下来的(每一层都有许多人跌落),所有的箭都依该层的真理命名。有些人不是很愿意拾起这些箭,但我知道我们需要所有拿得到的箭来摧毁下面的敌军。

我拾起一支箭射了出去,很轻易便击中一个邪灵,于是其他人也拾起箭来射。我们开始除灭敌军的数个军团,也因为如此,整个邪灵大军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我们身上。有一段时间好像我们除灭得愈多,就受到愈大的反击。虽然工作似乎毫无止尽,却令人十分愉悦。

由于敌军用箭射不到我们这些站在较高层的人,于是成群的秃鹰便飞到我们头顶上,想对我们呕吐;要不就有背上背着能排泄秽物的邪灵,它们企图污染可供站立的地面,使地面变得滑溜易跌。

每当我们更上一层,我们的剑也更增长,但我几乎把剑遗留在后面,因为在较高的阶层上好像不需要它,最后我还是决定拿在手上,因为觉得这把剑赐给了我,必有其目的。后来,由于我所站的岩层太窄,又变得太滑了,所以当我向敌人射击时,只得把剑插在地上,再把剑系紧在身上。然后主的话语临到我说:“你已运用你能继续向上爬的智慧。许多人跌落乃是因为没有正确地用剑当锚稳定自己。”好像没有任何其他人听到这声音,但许多人看到我这么做,也跟着去做。

我感到奇怪:为什么主不早点告诉我?后来我知道,其实祂以前已经用某种方式对我说过了。当我深深思考此事时,我开始明白自己一生的训练都是为了这个时刻,我知道主一直预备我到一个程度,使我能一生都听从、顺服主的话。我也知道为了某种缘故、当我还在这场战争中时,我目前所有的智慧与聪明绝不会加添一点或被取走。

我深深为过去生命中曾经历过的每个试验感恩,并为当时不晓得感谢而觉得遗憾。

不久,我们就几乎箭无虚发地命中邪灵。敌军中涌起一股如火、似硫磺的愤怒,我知道陷在敌军中的基督徒,也正感到那股怒火的冲力。有些敌军被激怒,气得彼此射击。本来这种情形会令我们十分振奋,但是最大的受害者,却是陷在敌军阵营中被蒙骗的基督徒。我知道对世人来说,这好像是基督教出现了一种令人无法理解的自我毁灭现象。有些未把剑当锚的人,虽然击落许多秃鹰,本身却也很容易被击落而掉落岩层底下。有些是落在较低层,有些却一直掉到山脚下并被秃鹰叼走。我只要稍微有空,不是努力把剑插得更深,就是把自己系得更牢固。每次我这么做,智慧便来站在我身边,因此我就知道这是很重要的一件事。

新武器

真理的箭不太能刺透秃鹰,但能使它们痛得退回去。每次秃鹰撤退得够远时,我们之中就有人继续向上爬。当我们抵达一层叫“加拉太书2:20”的岩层时,我们就超越秃鹰所能飞的高度了。在这里,天空又美丽又明亮,令人无法逼视。我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平安。

其实,以前我的战斗精神多半出自于对仇敌的惧怕、仇恨与厌恶,其程度并不亚于为了国度、真理及爱那些囚犯的缘故。但在这里,我终于追上了以往只有远远瞻望的“信”、“望”、“爱”。在这层,我几乎被他们的荣光所击倒。尽管如此,我却觉得可以更亲近他们了。当我追上他们时,他们就转向我,并开始修理、擦亮我的装备。很快地,我的军装就完全改观,

光辉地反射出来自“信”、“望”、“爱”的荣光。当他们触摸我的剑时,我的剑就开始发出一阵阵明亮的闪电。然后“爱”的天使说:“凡到这层的人,就被赋予未来世代的能力。”然后他转身向我,十分冷静、严肃地说:“但我仍然必须教你如何使用。”

“加拉太书2:20”这一层非常宽,似乎不再有跌落的危险,这一层的地面上也有难以计数的箭,其上写着“盼望”。我们朝秃鹰射下去几支,这些箭轻易地杀死了秃鹰。大约有—半人继续射击,而其他人则开始带着这些箭,下去给那些留在较低层的人。

秃鹰继续一波又一波地朝较低阶层袭击,但数目愈来愈少,我们可以从“加拉太书2:20”这一层射中任何敌军,除了那些仍在射程之外的司令官。我们决定在毁灭所有秃鹰之前,不再使用真理的箭,因为秃鹰制造的沮丧之云,削弱了真理的效用。这虽然花了我们很长的时间,但我们却不疲倦。终于,盘旋山区天空的秃鹰好像全被除灭了。

“信”、“望”、“爱”和我们的武器一样,爬得愈高就愈增长,现在他们已经大到在战场以外的人都看得到了,他们的荣光甚至散发到仍处在秃鹰密云之下的俘虏营中。他们现在能够如此被看见,令我大受激励,也许现在不管是被仇敌利用的基督徒,或是被囚的,都将了解:其实我们不是敌人,乃是他们被仇敌利用了。

但情况却非如此,至少目前还不是。因为那些在敌军阵营中看到“信”、“望”、“爱”荣光的人,竟把“信”、“望”、“爱”叫作“光明的天使”,是被派来欺骗那些软弱或缺乏分辨能力的人。我这才明白,这些人所受的蒙骗与捆绑,远超过我的理解。

然而,任何不是属于这双方阵营的人也就是非基督徒,他们看到“信”、“望”、“爱”的荣光,开始进前来希望看得更清楚。凡靠近来看的人也开始了解这场战争的真相,这使我们大受鼓舞。

在我们每个人里面因得胜而有的兴奋愈来愈增长,我觉得能处身于这支大军中参与这场战争,必是历世历代以来最伟大的冒险经验。当我们把攻击这座山的秃鹰几乎完全毁灭了以后,就开始把遮盖在囚犯身上的秃鹰挪开,当乌云渐消,阳光开始照到他们时,他们就好像从沉沉的睡梦中清醒过来似的,立刻对自己的状况十分厌恶,特别是对还覆在身上的秽物,于是他们开始洁净自己。当他们看到“信”、“望”、“爱”时,也看到我们所站的山,就开始奔向山这边来。

邪恶的大军将控告和毁谤的箭射向他们的背后,但他们并没有停下来,虽然在尚未抵达山下前,就有很多人身中十几支箭,但他们似乎没有注意到。当他们一开始登山,伤口就开始得医治,当沮丧的云散去后,一切似乎变得愈来愈容易了。

笔记范本,仅供参考

一,引言:得着得胜的启示

  1. 《末日决战》写的是关于魔鬼的组织结构和争战策略。
  2. 人为什么活的不好?因为识别善恶,在属灵的世界里面总是打败仗!
  3. 教会在识别善恶的平原上与魔鬼争战,教会被打的非常的惨。
  4. 有理不是走遍天下,有理是识别善恶。

二,地狱大军的组织和争战策略

  1. 邪灵都是基于欺骗,其实邪灵并不厉害,但是这欺骗非常厉害!
  2. 地狱大军的组织形式:骄傲,自义,嫉妒,自私,论断,爱面子,苦毒,不耐烦,情欲,恐吓,背叛,闲言闲语,毁谤,挑剔。
  3. 魔鬼的争战策略,就是利用基督徒,骑在基督徒身上争战,在教会的关系中制造分裂!

三,不要在识别善恶的平原上争战

  1. 平原是识别善恶的战场,讲理就是在平原上与魔鬼争战,那是一面倒的光景!根本就没有办法得胜!
  2. 那么要怎么争战?要攀登耶和华的圣山!山的高度实际上代表着人对真理悟性上的领受程度!
  3. 当人登耶和华的山越来越高,争战的能力也越来越强!
  4. 真理是读给自己的,不能读给别人,所以射真理的箭其实是在识别善恶,要射“信望爱”的箭!

四,登高之路:认识真理

  1. 不要以为信主了就得救了,要开始竭力追求!
  2. 在登高的过程中,魔鬼的箭还在射你,所以做山脚下的基督徒是很惨的!
  3. 攀登到弟兄合一的层次,人会非常的敞亮,很多问题一下子就得到解决。(加拉太书2:20)
  4. 人会莫名其妙的沮丧,常常有难受的感觉,正常,说明需要继续提升属灵高度!
  5. 登山之所以不容易,是因为我们里面属肉体的自己,对付掉属肉体的自己,让耶稣活在我们里面,就是加拉太书2:20。

五,总结

  1. 魔鬼用谎言使我们丧失竭力追求的动力和心志,结果人就活得很惨。
  2. 不要再把不得胜带来的败坏甩锅给神,开始竭力追求,攀登属灵的高峰!
  3. 神是使我们得胜的神,开始重新认识神,重新认识神的真理,只要我们有得胜的心志,一定会攀登到属灵的高峰!高峰处有神的荣耀!

关键词

  1. 得胜的启示
  2. 末日决战
  3. 地狱大军
  4. 识别善恶
  5. 魔鬼的谎言
  6. 属灵高度
  7. 对真理的认识
  8. 竭力追求
  9. 弟兄合一
  10. 攀登属灵的高峰

问答题

结合以上雷克乔纳《末日决战》的文字和老师的录音分享,回答以下十道题:

1. 魔鬼的先锋小股部队有哪些?

2. 魔鬼的这些先锋部队骑在什么上作战?

3. 这些被魔鬼骑在上面的基督徒是怎么沦落成魔鬼的工具的?

4. 是什么魔鬼把基督徒变成囚犯的?

5. 是什么使囚犯变成魔鬼的坐骑的?

6. 魔鬼是如何败坏教会的?
A. 通过外界的逼迫
B. 通过基督徒败坏合一

7. 到了什么层次,魔鬼的箭就射不到自己了?

8. 得胜的关键是什么?
A:属灵高度的提升
B:弟兄姐妹的合一
C:不再识别善恶,挑剔,控告,毁谤和苦毒
D:加拉太书2:20

9. 你是否常常沦落成为了魔鬼的工具?请分享一件你的得胜或失败的经历?描述具体事件。

10. 未来你要如何警醒自己,成为一名得胜的基督徒?

录音文字版

一、引言 :得着得胜的启示

今天我给大家讲的这课好啊!好在哪里呢?我终于给大家讲到了很本质的这件事,这件事就是得胜。当初清朝政府整了一大堆的义和团,结果八国联军进北京,其实没有多少人,一下子就把慈禧太后打的稀里哗啦。怎么就这么不经打呢?其实进北京城不要紧,要紧的是签了一个条约,因为打了败仗,要赔偿人家钱。所以这事告诉我们:千万别打败仗!打败仗这事可不是开玩笑,打败仗就是被人欺负,什么招都没有。

今天如果弟兄姐妹过来问我,他怎么活成这样?活成那样?原因就是不得胜!在灵界打了败仗就麻烦了。有一天,我跟鬼聊天,牠问我:你知道我最近干什么去了?我说:你最近干什么去了?它说:我最近在整钱。我说:你又不缺钱?牠说:那我也要整钱啊。我说:那你去哪里整钱呢?牠说:我到医院整钱去了。你说这鬼多坏呀!大家有没有观察过,有的人没钱还好,一有钱就生病,这不是见鬼了吗?因为老打败仗。

有的时候我就问弟兄姐妹:你们想不想过好日子?每个弟兄姐妹都巴不得过上好日子,做梦都想啊!谁都不想活的那么糟糕。可是过好日子,你说的算吗?你想成中国首富就能如愿以偿吗?想过得好这事,跟在属灵的世界里得胜紧密相关。在属灵的世界里不得胜是很惨的。

我开始建立教会的时候,心目当中就有一个建造得胜荣耀教会的异象,结果那个异象驱动着我,让我全力以赴的建造荣耀得胜的教会。那真是下了功夫啊!可是问题来了,上去一打就打败仗!当然不是说,一打败仗,教会就黄了,我里面的那股劲头就一直琢磨:到底怎样才能得胜呢?

虽然那个年代,我们也讲识别善恶,但是讲的绝对不够多,对识别善恶了解也不是很清楚。有很多时候就很想让人家明白过来,可是越是想讲明白就越是讲不明白。后来我知道了,我是用识别善恶的方式在跟鬼打仗。例如:你遇见一个3×8=23的人,当你说正确答案是3×8=24时,他会和你争论不休,最后还说计算器坏了。

哎呀!把我气得够呛,没招啊!你争不过人家,又打不过人家,可是还要表现出很有爱心的样子,痛苦得要命。识别善恶怎么会得胜呢?我的眼泪滴滴答答的往下流,好像是为主受委屈、受伤。

我一边祷告一边把委屈跟神诉说:主啊,我为了你的缘故原谅他。其实神需要咱们这么整吗?神说:你想得太多了,我真的不需要你为了我的缘故原谅他,你需要为了你自己的缘故原谅他。我虽然一边祷告一边流泪,可是神也不纪念我的眼泪,因为这是识别善恶的眼泪!

为什么会受伤呢?为什么会受不了委屈呢?为什么会逼着自己原谅他呢?全都是因为识别善恶。神看见我太惨了,祂的话临到我,要我去读雷克乔纳的《末日决战》。其实我读过很多遍,却没有读出个所以然来。当我遵行神的话,再去读的时候,心里一下子就敞亮了,一下子就得到了神的秘传。这就叫登高之路

我所有的答案都在这一段文字里找到了。当时我就擦干眼泪,在我的办公室里连蹦带跳,用打印机打了好多份,一人一份发给我们当中的领袖、小组长们,让他们去读。这段文字,写的是《地狱大军正在前进》,这里面清清楚楚描述的是魔鬼的组织形式和争战的策略。

我读完了以后感觉真是太好了!对地狱大军的组织形式和教会在魔鬼面前打败仗的状况有了很深的了解。因为教会装备不整齐,就像一群散兵游勇似的,十来个人、七八条枪、还有人拿着大砍刀的,这都是一些很扯淡的东西。问题的关键还是在平原跟魔鬼争战,这个平原很Low,在识别善恶的平原上跟魔鬼争战,教会是一面倒的被得打稀里哗啦,非常的惨。

直到今天还有很多教会处在这种光景里。那个年代,我们虽然打败仗,但是我们骨子里头一直有一个得胜的观念,只是这么多年不知道登高的路在哪里?我以为有理走遍天下,一直想跟别人讲道理,其实有理就叫识别善恶。

二、地狱大军的组织和争战策略

我看到一支邪灵大军,绵延之长不见尽头。它分成数个军团,每个军团都带着不同的旗帜。最前头的军团在骄傲、自义、好面子、自私的野心、不公义的论断和嫉妒等旗帜下前进。还有更多恶者的军团,在我眼目所及之外,但这支可怕之地狱大军的先锋部队,似乎是最有力量的,领导这支大军的就是弟兄的控告者,魔鬼撒旦。

这群大军所携带的武器都有名字:剑的名字叫恐吓,矛的名字叫背叛,弓箭称为控告、闲言闲语、毁谤和挑剔。还有一些名为拒绝、苦毒、不耐烦、不饶恕和情欲的侦察兵或小股的部队,它们被派遣到大军前面,为主要的攻击作准备。

这些小股的部队和侦察兵的数目虽少,但它们的能力可不比尾随其后的大军团小。它们之所以数目极少,纯粹是为了策略的缘故。就像施洗约翰虽是独自一人,却被赋予超乎寻常的恩膏为众人施洗,以预备主来;同样的,这些较小的邪灵部队也被赋予异常的邪恶能力,以“为众人施洗”。单单一个苦毒邪灵就能将它的毒素散布在成千上万的人群中,甚至整个种族或文化之中。一个情欲的邪灵可以附着在一个演员、一个电影,或甚至广告里,它所释出的排汇物就好像电击似的,广大的群众被击中后就失去了敏锐度。这一切都是为了替尾随的邪恶大军铺路。

这支大军是特别针对教会而来的,却极尽所能地攻击每一个人,目的是要先下手为强,因为神即将运行,使多人涌进教会。这支大军的主要任务,是要在各种关系制造分裂—-教会之间、会友与牧师之间、夫妻之间、亲子之间、甚至儿女彼此之间。侦察兵被差遣出去,找出教会、家庭、或个人的破口,让拒绝、苦毒、情欲等进入,并进一步扩大这些破口,接着让随后而来的部队可以涌入这些破口,进入完全控制受害者。

我稍微给大家解释一下,这种状况完全符合我们教会当时的状况。就是在教会的里面和教会的外面、夫妻之间、亲子之间存在很多问题,这全是魔鬼的工作,制造了很多苦毒。我有些纳闷,我帮助了他,他还跟我有苦毒?我跟他说话是一句一句的说,而魔鬼跟他说话,简直是插个U盘往里面复制一样,而且是5G的速度。然后最令人震惊的部分是,

这大军不是骑在马上,而是骑在基督徒的背上!这就是教会为什么出现这么多问题,这些基督徒几乎个个衣冠楚楚,外表看来很高尚、令人尊敬;而且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样子,但他们似乎也是生活中各个层面的代表。这些人承认基督的真理,是为了安抚自己的良心,而他们的生活却是认同黑暗的权势。

当他们向那权势言听计从时,被指派辖制他们的邪灵便得以长大,而且可以更轻易地控制他们的行动。这类信徒之中有许多人身上不只有一个邪灵,其中显然有一个在负责掌控。掌握大权之邪灵的本质,就决定了它所指挥的军团之性质。仇恨的邪灵虽然恨基督徒,但也恨其他邪灵,所以整个的邪灵魔鬼的军团里面也是一种混乱的状况,嫉妒的邪灵也是彼此嫉妒。

你会发现在教会里头有挑剔的跟挑剔的在一起,还是彼此挑剔,这简直是挑剔的一绝啊!我所讲的这些,都是我亲眼看见,亲身经历的。当我读到这些的时候,我震撼了,原来神早都预备了他的解决方案给我。这些邪灵基本上都是基于一些虚慌的力量欺骗。其实他们并不是那么厉害,但这欺骗非常的厉害。

你会看见这些争战的策略和组织形式全部都是带着他们的这些组织名字,就是我刚才讲的这些名字:骄傲、自义、要面子、自私、不公义的论断、嫉妒、拒绝苦毒、不耐烦、不饶恕、情欲,就是这些东西。在过去这些年我们跟这些东西打了一场有一场的决战,直到今天仍然在争战,这些东西的武器有恐吓、背叛、控告、闲言闲语、毁谤和挑剔。这些东西都非常的厉害。

当年我服侍过一些人,有些是要跳楼的,我服侍完不跳了;有一些人是要完蛋的,等我服侍完好了。那些人经历的神迹奇事,远远超过我自己信主时所经历的神迹奇事。结果我却成了他们聚会结束后的火锅佐料。闲言闲语,说闲话,拒绝、苦毒、不耐烦、不饶恕、情欲,就是地狱大军的争战策略。

大家要知道,地狱大军所使用的争战策略是使用基督徒。做一个打败仗的基督徒有多惨?这些魔鬼骑在基督徒身上争战!那我反过来问你,基督徒骑在什么身上争战?基督徒骑在老马身上争战!制服了这老马,这马就成了我们争战的武器了。我就不继续往下读,大家可以去读雷克乔纳的《末日决战》。我就给大家讲点重要的内容。

三、不要在识别善恶的平原上与魔鬼争战

我们当时与魔鬼争战的时候,实际上是在平原之上。在平原上跟魔鬼争战,都是用我们所谓的真理,就是我们很喜欢讲道理。比如说人家把我当火锅料理给涮了,我给人家讲理也没有用啊!我给人家解释10句,其中5句又挑出毛病来了,完全没办法翻转。

所以在这一段话里头,描述的就是在平原上跟魔鬼争战,那是一面倒的、一种败仗的光景。不管你穿没穿军装,在平原上跟魔鬼争战,是根本就没有办法得胜的。

雷克乔纳看到了一个异象,有一个声音跟他说,要他转过身,去爬后面那座山,这座山叫耶和华的圣山。不要在平原上跟魔鬼争战,因为在平原上叫识别善恶的战场,那是魔鬼的地。所以他转过身来开始去登高,攀登耶和华的山。

耶和华的圣山是按着真理,一层一层、不同的真理罗列在一起。这圣山实际上是一个悟性的领受。对神的真理的认识,就是你所攀登到了那个真理的层次。比较低的层次就有救恩、信心、成圣、祷告这些,再往上就有更深圣经的真理的命名。也就是说,当你爬的越高,争战的能力也越来越强。所以在平原上跟魔鬼争战,完全是一面倒的争战。

但是今天有多少教会真的在攀登真理的高峰?很多时候,我们看见的,就我所知道的,好像讲的是真理,其实看结果就知道还在平原之上啊。今天我们弟兄姐妹得认识到一件事情,因为魔鬼骑着基督徒打仗,当我们爬真理的圣山,用真理的箭去射魔鬼的时候,箭却射到了被魔鬼骑着的基督徒的身上。

每一次箭射到他,就像在跟他讲真理,这个基督徒就会变得极其愤怒,以为你在控告、指责他。我亲眼所见我们当中的弟兄姐妹就是这样。结果骑在基督徒身上的那个鬼就会越来越有力量。大家一定要记住,这个时候射出真理的箭,好像是在讲道理,其实那是识别善恶。

我们读了真理,不是用真理的箭去射别人!真理是给我们自己的。比如“你要爱人如己”这句话是告诉我自己要去爱人如己,不是说给别人听的。要把信、望、爱射出去。“信”就是“信心”的信、“望”就是“盼望”的望,“爱”就是“爱心”的爱。只有射这些才能解决问题。一旦射真理的箭就麻烦了,所带来的果效是致命的!

有些被魔鬼骑着的或是已经受伤的基督徒,他们在彼此伤害,并且伤害越来越深,里面积聚的苦毒也越来越深,直到被魔鬼彻底制服,最后成为魔鬼的坐骑。所以我告诉大家,不要在识别善恶的平原与魔鬼争战

四、登高之路-认识真理

为什么通常你跟我讲完话以后你会觉得舒服?因为我所释放的都是信、望、爱。我会让你的信心和盼望重新被建造起来,也会让你里面的爱心重新被启动、被激发出来。这是因为我在攀登属灵高峰的路上经验不断的积累,才了解到登高之路是怎么一回事。

大家一定要知道。在登高之路上还是会不断中魔鬼的箭。当我们还停留在所谓的成圣、祷告、救恩、信心的层次的时候,魔鬼的箭还是会射到我们,很多基督徒都中箭,过得很辛苦。所以做底层的基督徒是很惨的。你仔细观察一下,很多教会里面,不管是牧师、教会领袖还是弟兄姐妹过得都很惨。

我给你举一个例子:有个姐妹所在教会的领袖得了癌症去世了,然后就兴起另外一位弟兄来代替他,可是这个弟兄又得了胃出血。当别人要这个姐妹来当这个领袖的时候,她拒绝了。这位置不是癌症就是胃出血,她做不了。感谢神,她来到了我们当中,并且把那位胃出血的弟兄也带了进来。

因为教会不得胜,也许也没有识别善恶,但是教会处在一个只是救恩、受洗、得救、成圣等等很低的层次下,没有一个竭力追求争战的能力,非常薄弱,仍然受伤。不要怪罪神,说什么不好使。你在那么低的层次,但是神的设计就是不能停留在那么低的层次,所以要走登高之路。不是信主就得救了,那会活得更惨。

在这个层次,魔鬼射箭射得到,所以要不断向上攀爬。手里拿着盾牌,身上背着宝剑向上攀爬会很辛苦,但是留在低层次会更艰难。如果那些箭射到你的身上,你拔下来再射回去会更糟。千万不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那就叫做识别善恶

当有些弟兄姐妹攀登到一个叫做弟兄合一的层次,突然发现魔鬼的箭射不到了。弟兄合一不是你与我合一,哥俩好,而是指一个人的属灵层次。当到了这个层次,人里面已经除去挑剔、怪罪等等导致不合一的恶习,这是人的属灵生命的具体表现。到了弟兄合一的层次,大家都是合一的,不用哥俩好都挺好。这时候,箭再也射不到了。

可是在这个层次,魔鬼的秃鹰仍然可以从上面往下攻击这些基督徒。牠们往这些人身上拉屎、吐痰,所以这些基督徒虽然到了弟兄合一,依然会有非常沮丧、难受的感觉。攀登的路非常艰难,路很湿、滑和陡峭,甚至看不见路在何方,只能攀岩。这时发现真的只有靠着那只宝剑插到岩石里向上攀爬,免得自己跌落。

攀登的高度在提升,争战的力道也在提升。攀登过程觉得很难,但是也要坚持下去,一直要坚持到《加拉太书》2章20节这个层次: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

我虽然知道了识别善恶的真理,但是很长一段时间会有莫名其妙的沮丧,可能大家不会理解,觉得像我这样的人,怎么会沮丧。我难过的时候不知道找谁,弟兄姐妹们很有福气,当你们难过的时候可以去找牧者,我却没有地方找人诉说。

有人告诉我去祷告,可是祷告也解决不了问题,因为属灵层次不够。于是我养成了一个习惯,就是拼命干活!有一天做事的时候,心里面特别敞亮,我突然意识到我已经攀登到一个新的属灵层次,就是《加拉太书》2章20节: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一般的东西再也没有办法夺走我里面的平安和喜乐。这个层次的感觉非常好,直到今天都常常在这种感受中。

所以今天你有莫名其妙的难受很正常,那是因为属灵层次太低。如果攀登到了《加拉太书》2章20节: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 都已经没有你自己了,难受啥呀?今天让我难受的时候不多,多数是为了神的教会,而不是为了我个人的事难受。

当你的属灵层次到达《加拉太书》2章20节,一下子很多问题都得到解决了。在这个过程中,有一种东西叫做信、望、爱,据说是三位大能的天使,常常给我们加添力量。

到了这个层次,魔鬼的秃鹰已经飞不到那么高了,牠们再也不可能在你头上拉屎,做这些肮脏污秽的工作了。今天我要把这个盼望释放给大家,是希望弟兄姐妹养成一种竭力追求的习惯,开始知道在这个登高之路上有一个地方非常平坦,非常宽阔,再往上攀登就变得非常容易。

今天觉得不容易是因为我们里面还有一个我们自己。当我们把我们属肉体的自己对付掉,活着的就不再是我,是耶稣基督活在我里面。我告诉你,里面的感受特别好!这时候射箭可以射到非常远的地方,可以一直射到魔鬼的司令部。你想想看,如果你的手里拥有属灵的洲际导弹,魔鬼怎么跟你争战?魔鬼在你面前早就消化掉了!

当我们再往上攀登,你就会像摩西上到西奈山与神相遇一样,下来的时候脸上放着光,身上会彰显出神的荣耀。就像雷克乔纳说的,他需要一个斗篷盖住那个光,要不然荣光太强,使我们看不清楚敌人。那个斗篷叫做谦卑的斗篷。

所以今天弟兄姐妹们要有一个盼望,开始攀登属灵的高峰。有一些弟兄姐妹还在很低的层次,被魔鬼射箭射到满身都是,像一个刺猬一样,但是还不停的说自己很谦卑。其实你没有资格谦卑,什么荣耀都没有,怎么谦卑?只有当你充满神的能力、充满神的荣耀的时候,你才需要谦卑。登耶和华的山,进雅各神的殿,这句话在《以赛亚书》2章。

“末后的日子,耶和华殿的山必坚立,超乎诸山,高举过于万岭,万民都要流归这山。必有许多国的民前往,说:来吧,我们登耶和华的山,奔雅各神的殿,主必将他的道教训我们,我们也要行他的路,因为训诲必出于锡安;耶和华的言语必出于耶路撒冷。“(《以赛亚书》2:2-3 )

锡安和耶路撒冷是指着神的教会说的。雅各神的殿就是祂的教会。这话讲得多好呀!今天就处于这样的世代,我们正在攀登属灵的高峰,并且要在这高峰之上建造神荣耀的圣殿,万民都要流归这山。听起来都让人兴奋!我竟然有恩典可以建造神的教会,神的圣殿,我竟然可以得着这样的启示、得着神的话语。这就是为什么这些年,我们不断把所领受的整理出来,写了大概有70本书。这就是竭力追求的结果。

五、总结

我巴不得弟兄姐妹们都有同样的心志,去竭力追求,因为这是神最好的恩典。想想看,当我们攀登到一个属灵层次,魔鬼不能攻击我们,只有我们攻击魔鬼的份,想起来都兴奋。魔鬼一到我们面前就消化掉,多好啊!过去我们被魔鬼仇敌攻击、掳掠;拼命做工赚钱,但是最后却看不见祝福。

今天,我们开始竭力追求,开始攀登属灵的高峰,开始拥有这样的心志。感谢神,给我这样的恩典,给我有可以攀登属灵高峰的路。虽然还没有达到那个山顶,但是经历的恩典已经超出所求所想。

所以我把我的经历告诉大家,就是要让大家去竭力追求,这是好得无比的!还有什么比这恩典更好?别被魔鬼的谎言欺骗了。魔鬼利用惧怕、各种谎言欺骗,使我们散失了竭力追求的动力和心志,结果活得很惨!

惧怕的灵是一个非常小的邪灵。弟兄姐妹不要怕牠,在属灵争战中如果不把惧怕的灵先干掉,是没有办法对付其牠的。惧怕就是一个谎言,就是一个惧怕的感觉。但是这个小小的惧怕的灵却可以囚禁诸多的基督徒。很多基督徒活在惧怕当中。

今天我们要从谎言和惧怕中走出来,建立一个正确的教会观,与教会弟兄姐妹一同争战,一同践踏、掳掠魔鬼仇敌,不断攀登属灵的高峰,竭力追求。神在我们前面为我们所预备的,都超乎我们所求所想,那是何等丰盛的恩典!

魔鬼会欺骗我们说高处不胜寒。不是的!在至高之处有神的同在,在至高之处有神的恩典,在至高之处有争战的力气,在至高之处可以掳掠仇敌!所以弟兄姐妹们要开始刚强起来,重新来认识我们的神,认识神的真理,在末后的日子如同海水填满海洋。今天让我们一起来登耶和华的山,进雅各神的殿,领受神的荣耀。

过去,我们把失败带来的败坏都甩锅给神,那实在对神不公平!今天不要再问神在哪里,因为神就在圣山之上等着我们。从今天开始就收拾信心攀登这属灵的高峰,去竭力追求!过去失败是因为我们自己,用识别善恶的方式跟鬼争战。今天我们不再识别善恶,要开始攀登属灵高峰。我们要不断地、更多的认识神,更多的得着神!神是使我们得胜的神!只要我们有这样的心志,就必定能够攀登到属灵的高峰。在高峰之处有神的荣耀、有雅各神的殿!

这就是101课程最重要的一课!弟兄姐妹们,我给你一个盼望:在得胜的日子,钱不再是一个问题,健康不再是一个奢望,财务不再成为你的捆绑。我们神的家里有丰富的恩典、丰富的荣耀、有极其丰富的财产。神的殿都是用宝石和金子建造起来的,所以弟兄姐妹不会再有缺乏。

让我们一起来攀登这属灵的高峰!愿神与我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阿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