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脊椎骨错位,腰部剧烈疼痛被主耶稣医治 – CW弟兄

噩梦的开始

2009年,好像是下着大雪的一天,高二的时候,正在准备数学竞赛的我,被诊断出患有腰椎间盘突出。主诊的医生是老爸托关系找到的,据说是很当地最好的骨科的医生之一。他看了我的CT片一眼,头也没有抬的说:“没有根治的办法,年纪小做手术有危险。回去多做康复运动,运气好的话可以少点疼痛。”被权威人士宣布没治了,不过当时,心里的想法是,我很努力啊,凭着自己的努力锻炼,一定没有大问题。

2010年,那一年我高考,身体的情况也开始恶化了。之前,虽然身体有些感到不适,但是,基本上不太影响到自己的精神状态和思考的能力。我以为没有什么影响。但是,从高三开始,腰部的左后方开始明显地疼痛了。

那种疼痛和以前经历的所有的疼痛都是不一样的。之前,因为常常踢足球和打篮球,没有少受伤。骨折也有过,头破血流也有过,但是,疼痛的感觉总是就是一下子的,然后会渐渐地减弱。所以,只要疼痛在减弱,再大的疼痛也没什么怕的,因为,总是会一天比一天好的,最后也总是会完全好的。

但是,腰椎键盘突出到了一定程度的痛,后来也知道我还有脊椎骨错位,不一样地,是越来越痛的。从早上起床的那一刻,疼痛开始了。之后一天的时光中,我会感到,只要时间在走着,无论坐着,站着,躺着,疼痛都存在着。左腰后部的肌肉就在逐渐僵化,冻化。到了晚上,会是最痛的时候,手触碰上那个部位的感受就像是钢铁一样。一动就是肌肉撕裂一般的疼痛。不动,也是肌肉绞索一般的疼痛

记得之前和牧师分享的时候,说:“我蛮能忍疼痛的。”牧师笑了笑,回了一句,“那是因为还不够疼!”

确实是这样!持续的疼痛到了一定的程度以后,真就是感受到了“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感受。真的只是坐着,就会越来越疼,越来越疼。移动就更疼。疼到把自己的腰锤得出了血,疼到把自己的脑袋狠狠地砸在书桌上,疼到哭也哭不出声,喊也喊不出声。

其实,现在的我老是在笑,傻笑,是那个时候留下的毛病。因为哭到一定程度,哭不出来了,但是还是疼的话,就只能用笑来减轻疼痛了…

当时,到了晚上后,精力损耗到了一定的程度,疼痛到了一定的程度,整个精神的状态已经开始模糊了。基本上,在晚自习的时候,浑身冰冷,冒冷汗,疼到想要叫喊出来。一种非常痛苦残酷的状态。除了和别人讲话,基本上是脑子里一片空白。因为一旦有一点意识了,就会从脑中那一片空白中冒出扑面而来的疼痛。不敢有自己的活着的意识,因为那太痛苦了…当时,站在倚着栏杆休息的时候,看着楼下,就不时地在想,要是有这勇气跳下去,就舒服了…阴间地狱死亡的地灵…

现在也有的时候有这个毛病,不时的脑子一片空白,脸色超级不爽,好像别人欠了我钱一样。就是之前被疼怕了拉下的毛病。要继续和阴间地狱死亡的灵做征战。

更让我痛苦是,这个变痛苦的过程。是知道这个疼痛当我早上起来一睁眼的时候就开始,是知道这个疼痛开始就停不下来,不断地在加剧,是知道自己凡是存在的每一分每一秒,都要忍受着这样的疼痛。是绝望带来的痛苦。

失败的治疗

有人说,不就是腰椎键盘突出吗?有人不是也治好了吗?

我想说的是,我没有被治好!

先说我看过的医生。我的家境不算差,我们当地的医院我去看过,当地的什么盲人按摩店我去过,天津的民间圣手帮我治疗过,浙江的“铁锁王”帮我治疗过。北京的空军总医院我去过,还是院长自己帮我做治疗的。来了新加坡,高级的理疗我也做过。

说一下我自己做的”努力“。保守治疗很多的是自己做运动。那些保守治疗运动地方法都是我和我家人从各个所谓“名医”那里搜集来地,绝对齐全,绝对权威,都附了详细理论说明和实践效果。这里我就不一一说明了。反正我觉得我之前,如果不不是学商科和IT的话,久病成良医,按照我当时积累的这方面的医学知识,再多系统学习一下,考个理疗师,按摩师应该是可以的。当时也是忍着疼痛不断地做运动,越做越痛。咬着牙坚持,一直奢望恢复身体的健康。

再说一下自己遭的罪。吃过地药物有粉状的,颗粒状的,胶囊状的,输液的,打针的,外敷的,液体的,气体的,苦的,酸的,辣的,臭到恶心的,什么都有。我被电击过,被火烧过,被拔罐拔过,被针灸针过。被人用脚揣过,被人用木板抽过,被人用铁锁锤过。被牵引机器,一端挂着头,一端拉着脚地用力牵引过。被拉筋地机器,身子完全扭曲般地拉伸过。其实,最关键的就是,要想我这种病痛恢复,医学理论上需要“适当”地破损原来生长错位地身体部位。比如说,治疗的方法就是把原来的肌肉给撕裂,然后用外力硬扳着身体,等着再长好。所以,就是,每次去治疗,都是一次生生地把肌肉给撕裂,用外力生生把腰部的肌肉组织扯开。那疼痛真的是,现在想想当时怎么能熬下来地都不知道。

可是每一次的结果,都是没有结果。身体地状况有没有好转我是能清楚地感知到的,结果仍然是没有好转。每一次都是从希望到绝望的过程。

真的不是这些医生技术不行,那个院长还帮国家的元首治过病,而且他们当时为了我付出很多的辛劳。真的也不是我自己不愿受苦,没有配合治疗,没有付出努力。

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是结果依然是,我的病痛没有好。

生活的卑微

然后又因为身体状况的恶化,学习成绩开始下降。

2010那年的盛夏的一天,经历完高考,觉得考的还不错的我,躺在自己卧室的床上做康复运动,得知自己的高考成绩,本来被父母寄予厚望,在别人眼中所谓要冲击名牌学校的我,瞬间被打在了地上。之前的一切的成绩,连续的彻夜地付出,全部付之一炬。最令自己心痛的是,好像瞬间,我在别人的眼里失去了存在的价值。哭也哭不出来。我想说,我真的尽力了。我真的很疼,真的,真的很疼,无论坐着,站着,都疼,只要动一下,就疼,不动,也疼,而且越来越疼,言语说不出来的疼痛。我尽了我的最大的努力了。我咬着牙,咽着眼泪,尽了自己的最大的努力了。

但是,没有人相信。或者说没有人在意。我和家人,朋友诉说我的痛苦的时候,一开始大家会表示同情,理解,给予帮助。但是,随着是时间地继续。我根本没有办法解决问题的时候,别人的被社会礼仪训练出来的同情,理解和帮助便会一点一点地被消磨殆尽。即使是家人,发现我逐渐成为了累赘,也会渐渐地开始在心里产生厌烦的情绪。在他们的眼中,我的存在给他们带来了困扰。我,没有了存在的价值。即使我尽了我最大的努力,我还是一个累赘。一个给别人带来困扰的生命。

2011年底,我的smu的入学考试还算顺利。但是我的腰椎的问题也越来越严重了。好像是根刺扎在自己的神经上。尤其是在自己学习,做事的时候,知道自己的面前有一大堆的事情要做,做不完就会延误自己团队的工作,就会通不过一门课。但是就是做不了事情。怎么能在那么疼痛的情况下做事。最疼的还是心里的。自己真的是尽了自己的最大的努力了,但是做出来的东西还是一塌糊涂。在SMU这种地方,精神上的压力实在是痛苦异常,鄙视,蔑视,侮辱,嘲讽在暗地里涌动着。一切会随着我的无能而来,而我只能接受。

简而言之,就是本来被别人捧着,哄着的一个家伙成了人见人厌的存在。连自己的厌恶自己的存在。

医治的大能!

2013年的5月份,当时在帮一个教授做兼职工作,然后,因为是在坚持不下去了,和教授发了个email,说了我的健康状况。然后教授的回信是一份他的见证。他在大概4岁的时候,手肘收到了很大的伤害,医生说要截肢。他和他的家人没听。不断地祷告,就好了。当时,感觉这有点不靠谱。但是后来,就在facebook不自觉地联系了一下遵化弟兄,然后就来了。

来了的第一次,其实就感觉到,诶,疼痛怎么好多了?和牧师也聊了一会,诶,疼痛又好了一点?

其实当时,我没有说明我的问题是什么,估计牧师师母就把我当作一个爱问奇怪问题的人吧。但是,当时心里的一股希望的火猛的烧了起来。一定教会里有些什么特殊的存在帮助了我。当然一开始,没有把这个医治的能力归荣耀与神,脑子里总是想一些有的没的。会觉得是不是是心态上的改变帮助了我,会不会是什么其他的…一段时间,我甚至觉得是不是教会的椅子有些特别。结果当然是我这些胡思乱想都不成立。就是在这个教会里,我的伤痛会有好转!在教会里,我无论站着,坐着,疼痛都不会搅扰我。在教会之外,我无论站着,坐着,疼痛都会搅扰我,我又会回到过去的被病痛肆意折磨的日子里去。

结论也是再简单不过的了,没有什么别的,就是因为主基督耶稣担当了我的病痛!不来教会,就疼!来到教会,祷告呼求,就不疼!这个世界的真相真的是再简单不过了!世界的真相不是什么哲学家才懂的一段文字讲述的理论。世界的真相是一个人,他叫耶稣。万物本于与他,我们也当归于他!

感谢遵化弟兄的帮助,接触到了真正的信仰,真正的从基督来的福音。从那时后,在神的大能的做工下,在牧师,师母的教导下,教会兄弟姐妹帮助下去,在个人的祷告呼求下,腰上的伤痛得到了医治,心里的忧郁和烦躁得到了释放,人际关系得到了改善,学习能力得到了提高,生命得到了翻转。感谢神,我的绝不回到那过去的被病痛折磨的,被魔鬼击打的生命,要定意在这条神喜悦的道路上,属天的道路上,得祝福的道路上继续奔跑!

我要继续地重点和蛇的灵,凶恶的灵,阴间地狱死亡的灵争征战。现在的我很有信心,因为很多的方面我已经很清楚地感受到了好转与得胜。再大的困难,只要有办法让它每天都在好转,即使好转地程度只有1%,也就没有什么可怕的了,因为,终究,会全好的!

服侍中学习谦卑与仁爱!

想要在这条属天的道路上继续地奔跑下去,我需要面对自己的问题。

一方面,我要继续和这些问题背后的邪灵争征战,另一方面我想更多地参与教会地服侍中。不单单是关于网络,文字,微博这些事工上,我想更多去面对面地服侍有需要的人。其实,这几天,和杜俊弟兄一起征战,看见了一些得胜后,心里真的得到了超级的满足感和成就感。而且,我也想要神来在我服侍的过程中,告诉我,他那谦卑与仁爱的样式!觉得单单地祷告呼求神给自己谦卑和爱心,不够的。希望在更多的服侍的过程中,主耶稣通过实际的征战与服侍的事件来教导我,什么是自信,什么是自负,什么是谦卑,什么是自卑,什么是仁爱,什么是溺爱,什么是教会的权柄,什么是宗教的教条。主耶稣告诉我说,施比受更为有福的的。他还告诉我们,这一切都是为了我们自己的好处!我相信,在服侍的过程中,我一定可以更加看清自己的问题,战胜自己身上的软弱,更好地奔走这条属天地道路!

结语
1 起初神创造天地。

2 地是空虚混沌。渊面黑暗。神的灵运行在水面上。

3 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 ”

感谢主!我看见光了,我出了埃及了,我不想再回头,我想迦勒学,我想将来能去和希伯伦的巨人征战。神必要加添信心与力量给我,因为,我知道,主耶稣与圣洁,荣耀,合一的教会同在!

2 comments

  1. 我能有你的联系方式吗?我是教会的一个姐妹,腰突2年了,没有力量服侍了。像你说的,有勇气真的有轻生的想法,很绝望,越来越严重,没有你那么疼,但有不远,哪都去不了

    • 留言:我能有你的联系方式吗?我是教会的一个姐妹,腰突2年了,没有力量服侍了。像你说的,有勇气真的有轻生的想法,很绝望,越来越严重,没有你那么疼,但有不远,哪都去不了。
      回复:可以联系我们的网站客服,或者联系医治释放页面的小助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