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破除家族咒诅,老公心脏病得医治,儿子发烧39度得医治(20200209)

弟兄姊妹,大家好,我今天分享的见证是关于我加入华人命定神学八个月来的感受和得胜的经历。

进入得胜的教会,家族咒诅被破除!

我2013开始信主,委身在一家传统教会。别看信主了五年,但是对圣经一概不了解,更没有认真的阅读一遍。认为受洗了就是耶稣的人了,我有任何过犯耶稣都替我承担了,承担了我所有的罪,那我已经得救了。那每次去组织聚会呢,也都是走形式一样认为只要回神的家了,祷告不祷告,查不查经不重要。每个主日,我都是在教会的母婴区一边看孩子一边听聚会,也没有认真敬拜。

2019年上半年,在一次极度抑郁的时候,我跟我现在的牧者交流信仰的问题,发现她信主信得跟我很不一样,我就向她倾述我家庭中的苦难经历,我告诉她我是家中唯一的经济支柱,我的老公因为脑出血呆在家中不能工作,我的大儿子肾衰竭在前几年换了肾,现在每天要靠吃药维持,我的小儿子才三岁,我的弟弟因为做了直肠的手术后伤口多年不能愈和,每天要从肚皮接管子排便,完全不能正常生活与工作,我自己每天既要工作赚钱养活一家人,还要支付他们的医药费,照顾病人,常常都在崩溃的边缘,觉得自己没有力量活下去了。

我的牧者首先带我细细数算了在苦难的日子中神给予我的恩典,让我坚定对神的信心,比如:我的大儿子在生病两年后得以换肾活了下来、我的小儿子顺利出生,我的老公虽然脑出血不能工作但是可以在家带孩子,我找到了一份收入还不错的工作等等,最重要的是,我的牧者教导我要做一个得胜的基督徒,并且愿意带着我学习成长,这我感觉有了盼望和方向,我就离开了原来的教会,跟着她一起学习。

紧接着,我老公突然因为心脏发病住院,医生说就是因为前期脑出血造成的后遗症,建议我们马上安装心脏支架,否则后果不堪设想,我们对这个手术感到很害怕,也有经济上的困难,就在我六神无主的时候,我的牧者刚好打电话来,了解情况后马上一起通过语音通话为我老公做医治释放。当时我老公在医院的病床上,牧者带着他祷告了一段时间后,他的心脏就不疼了,我们选择了靠着神得医治,就带着信心办了出院手续。

回到家里后,我的牧者为我们建了一个群,请几位牧者一起轮流着连续4天不停地带着我们祷告,打击家族背后黑暗权势和黄皮子的灵。在那4天里,每天到后半夜3-4点,老公心脏就会痛,我们都会很担心,但是牧者们坚持不放弃地征战祷告,令我们的信心也一点点地被建造起来。我们也感受到,家族背后的鬼特别凶,那几天呢,我老公每一天晚上都会梦见像黄鼠狼一样的或者黄狗一样的东西,在追着他咬他的心脏,然后就开始痛。但是牧者们带他做医治释放祷告后他又不痛了。就这样反复争战到了第五天,我老公的心脏疼痛感觉完全消失了,我们得胜了。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亲身经历了神的大能,经历了在过去传统教会从未接触过的医治释放,我们也领受了圣灵和方言。我和我老公、我弟弟三个人从此也正式开始接受我的牧者的牧养。

从2019年五月份祷告得医治后,到现在已经近十个月了,我老公的心脏在这个过程中只出现了两次的疼痛,也是一有症状就立即祷告,都完全得了医治,我们没有再去过医院。现在回想起来真的非常感谢我的牧者那时当机利断,带领我们祷告,让我老公避免了安装心脏支架,避免了在医院花钱和遭罪。也非常感谢我的牧者这样付代价地服侍我们,让我非常感动,我在她身上看到耶稣的形象,也体会到了在一个得胜的教会中争战得胜的喜乐。

加入华人命定神学八个月以来,我的牧者很用心很努力的服侍我们,无论我们做错了什么,她都耐心地教导,不论是白天晚上,哪怕是半夜为我们祷告,从来不嫌弃我们,是我见过最有耐心的人。感谢我的牧者,我要更加努力成长起来做一个像她一样能祝福别人的人。

打击老马和黄鼠狼的灵,小儿子发烧得医治

最近我的牧者也带领我打击老马和黄鼠狼的灵,我们也得胜了。我跟大家分享一下我的经历。

最近,我三岁的小儿子突然发高烧到39度,我和老公的第一反应就是急急忙忙地往医院跑。因为我家的大儿子身体不好,手术后每天都要靠吃药维持,我们平时就特别害怕小儿子生病,哪怕是有一点发烧,我们也特别紧张,顿时就会变得六神无主,忘记了平时牧者的教导。

等我们到了医院,挂了号,我突然想到要给牧者打电话,我的牧者一接到电话就马上在电话里带着我们给孩子做医治释放,打击老马的灵和死亡的灵,很快孩子的体温就降下来了。这让我和老公的信心回来了一点。这时牧者教导我们,孩子发烧背后就是老马的灵,因为我们平时特别在乎、牧别放不下这个小儿子,也特别体贴小儿子的肉体,对人的爱超过了对神的爱,这就是爱世界的表现,老马的灵就通过小儿子来攻击和辖制我们。牧者进一步带领我们祷告弃绝老马所释放的谎言,破除属世界的逻辑体系,宣告绝不体贴孩子的肉体。

但是,因为我们人已经在医院,虽然孩子的体温有所下降,但是我们的心思意念还是没有逃脱魔鬼的谎言辖制,我们心里总还是觉得不放心!心里想既然医院也来了,号也挂了,反正钱也退不了,那就排队等一下看医生呗。于是,我们这头跟着牧者祷告,那头就在医院带小儿子看了医生,医生诊断是急性化脓性扁桃体发炎引起的发高烧,我们一听医生的话更担心了,就开始犯糊涂,心里有很多想法,想到扁桃体都急性化脓性,肯定要打针才会好,然后我们的信心就开始动摇,开始犹豫要不要去付钱打针拿药。

就在这个时候,牧者在电话中问我们孩子什么情况,得知我们已经看了医生,正在犹豫要不要打针、拿药。牧者没有多说什么,直接就带着我们打击我老公家族所拜的黄鼠狼的灵,和打击老马的灵,并且要求我的小儿子必须要开口跟着祷告,当我们三个人很认真地跟着牧者祷告了20多分钟,牧者让我们再量一次小儿子的体温,就发现他的体温已经完全恢复了正常,问他喉咙疼不疼,他也说一点都不疼了,也不会咳嗽,人看起来很精神,完全没有了生病的样子。我和老公都非常开心,决定不去打针也不吃药,就直接带小儿子回家了。

经过这次牧者带领我争战得胜的经历,让我看到了自己信心非常不足,认识到自己和家人很多时候还活在辖制当中,也让我清醒地认识到当我们被魔鬼所辖制的时候,靠着自己是不可能走不出来,鬼来了就一定要找牧者!这一次如果我不找牧者,又会稀里糊涂地被老马骗进医院,不仅花钱,还让孩子受罪。

我非常庆幸有神,又有一位那么好的牧者,是她把我带进了咱们这个得胜的教会,让我的生命得到翻转,也让我建立了信心一定要翻转我的家族,要做一个有命定的人。我要更多地来祷告和学习,早日得着完全的释放,成长为一个像我的牧者一样有能力祝福别人的人。再次感谢我的牧者对我的帮助,感谢我们这个得胜的教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