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不要体贴肉体,四岁的孩子发烧得了医治!(20200809)

高烧不退,内心充满焦虑

我们家4岁的小儿子,从幼儿园接回来,拉着他的时候就发现他身上特别发烫。接到家4点15左右,我就开始为他争战祷告。一边让他喝着热水,一边为他争战,多次听到老师说过发烧背后就是死亡的灵,我就按照老师说过的,抓着他的后脖颈命令死亡的灵出去。期间我心里还想着:“要不吃点退烧药吧,这祷告什么时候能祷告好呢?也不知道能不能祷告好。”当这个想法晃过的时候,我赶快选择弃绝,我奉主耶稣的名宣告我要更多经历神,神是信实的,我选择相信神可以医治大病,也可以医治小病。

我里面一直有一个谎言,就是我觉得我们人没有办法医治的疾病神才医治,这些小病吃药就好了,何必麻烦神呢?我一边宣告神的爱不分大小都愿意医治赐福,一边继续争战,祷告了大概40多分钟,出了一些汗,稍微好了一点,降了0.3。这个时候爸爸也回来了,我们又继续一起为他祷告了一个小时左右,感觉没什么变化,孩子整个人软绵绵的,坐在我的怀里。

这个时候6点左右我想还是找牧者吧,联系上牧者以后,老师询问了孩子的情况,发现我太顺着孩子,太体贴孩子肉体,告诉我们说,体贴肉体就是死。就带着我们训练孩子对付肉体,让孩子自己站着一边扎马步,打拳,一边跟着我们祷告。老师让我们抓着他的后脖颈,带他悟性祷告,他一边哭,一边跟着祷告,一边喊着:“妈妈,我疼你抱抱我吧!”老师说:“告诉他背后的邪灵,不要耍花招!”我定意不再帮着他体贴肉体,哭闹没有用,装可怜、求抱抱都没有用,我不会上当的。”

大概祷告了半个小时左右,我给孩子测量了一下体温,降了0.5度,老师说你们继续这么训练,晚一会儿我再打给你们。然后我们就继续这样带着他祷告,爸爸可能怕我心疼孩子,就独自带着孩子去卧室训练他,带他争战。老师一直在微信上询问关注着孩子的变化,并且告诉我,要通过他的状态、精神去观察他的变化,而不是一直测量体温,不要把眼光一直盯着体温,要从神的眼光去看,这是好事,孩子要释放,并且要直面对付孩子肉体,不要躲开,孩子的问题就是妈妈的问题。

我们就照着老师说的,训练这个孩子,不再心疼他。他的体温就开始一点点往下降,不过我还是没有学会不去关注他的体温,仍然一会儿量一下。晚祷的时候还把他的情况发给带领祷告的老师,继续带他争战,8点多的时候体温降到了37.1,我才松了一口气。然后就安心地跟着查经了,这个过程中他就睡着了。

晚上10点半的时候,是102事工,我们的班长询问了孩子的情况,那个时候我说还稍微有一点,没事了。然后就专心的参与102事工了,快结束的时候,发现他身上又反复了,又烧到了38.5,这个时候我心里开始又急了,我开始弄热水给他擦身子,并且请我们班的各位弟兄姐妹一起为孩子祷告。这个时候都半夜12点了,请大家一起为孩子祷告我心里觉得很不好意思,这么晚了,但是看到孩子的体温,我心里急呀,也顾不了那么多了,我一说,我们班长立马就说,好,今天晚上我们要祷告到孩子彻底得释放。

另外这么晚了我没有联系我的牧者。但是我的牧者又再一次来询问孩子的情况,孩子体温降到37.1的时候告诉我的牧者了,但她仍然记挂着。哇,这让我好感动,我感受到了牧者的爱真的像耶稣的爱一样,我们班的弟兄姐妹也是这样的,我从未感受到过这样的爱,心里好暖啊,他们都跟我素未谋面,但是却为我的孩子不眠不休地争战祷告。我第一次感受到在主里面我们真的是一体的,爱是那么真实的。

我们又继续从12点祷告到3点,我的牧者继续的鼓励我们,讲她自己孩子发烧时候的见证,还有我们的同工也在鼓励建立我们的信心,我似乎心被塞住了一样,迷迷糊糊跟听不懂一样,就一直跟着祷告,还时不时地去摸孩子的体温,但是体温一直都没有变化。牧者问我是不是心里很急,很有压力,我这个时候我也不知道我心里是什么感觉了,什么感觉似乎都没有了。然后大家就继续一起争战。

接近夜里3点的时候我们仍然在灵里祷告,我突然就从坐在孩子身边摸着体温的地方,站起来宣告我的眼睛要开始转向神,我开始向神祷告,不再一直盯着孩子祷告了。我这样宣告之后,我们的班长就开始喊停,说要带我悟性祷告一下,带我宣告我们的神是好的神,孩子不会烧坏的,神仍然掌权。祷告完了,问我,姐妹,你是不是累了,没关系,累了就先不祷告了,明天我们再继续。

对付肉体,发烧完全得医治

这个时候我说,我是想要不祷告了,不过不是因为累了,是因为我想起来牧者和保罗弟兄刚刚跟我说的,不要放在心上。把这件事看扁了,看透了。我们的神是好的神,神会保守眷顾他的。所以我决定不再祷告了。当我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孩子马上开始出汗了。神真的好奇妙,我把这个好消息立马分享给牧者和弟兄姐妹。班长说,感谢主,如果明天还没好,明天我们继续。然后我们就放心地睡了,这个时候我心里很轻松,好像已经好了似的。睡了大概一个小时左右,孩子起来要上厕所,我发现孩子还一直在出汗。

第二天早上起来,孩子完全好了,第一个醒来,就自己爬起来跑出去找东西吃。我赶快跟牧者和弟兄姐妹反馈一下,请老师放心。牧者告诉我,要继续对付孩子肉体,让他开始自己整理玩具和衣服,训练他成为一个男子汉。我照着牧者所说的开始训练他,慢慢的他自己也愿意开心的跟着我们祷告了,一旦喊累,我们就带他弃绝体贴肉体的恶习。他粘着我,撒娇的情况也好转了。起床的时候看不到我,也不再撒气了。以前只要起床,看不到我,就撒气,拿小拳头打我,可爱撒娇了。

10天后夜里大概3点左右,我发现他又开始发烧起来,我跟他爸爸这次没有再像第一次那么慌乱了,我们立马起来为他争战,抓着后脖颈打击死亡的灵,祷告了一会儿,没有好转。他也没什么反应。不像第一次抓的时候那样喊叫了。我凭着信心宣告我是一个有信心的人,神是好的神,我要信靠他。收拾收拾里面的信心,然后继续争战,争战的时候我揉了揉他的肚子,这一揉不得了,他开始在床上来回翻滚,嘴里喊着:“妈妈我疼,你别揉了,妈妈抱抱我!”这次我比较机警,并不理会他,他爸爸也马上明白了这是鬼在叫啊,他开始代替我去揉肚子,我抓着他的四肢,不让他来回翻滚。不然他把肚子压到下边去,不让揉。

然后他一看我没理他,他又开始喊:“外婆,快抱抱我,我疼!”我妈妈就赶快过来要抱他,我说:“你别抱,他正在出汗。”我妈不理解就离开我们站一边去了。我们继续揉着肚子争战,他又喊叫了一通:“我受不了了,我疼啊,我要离开了,你们别揉了,我肚子不疼了,我肚子没事!”我们知道这又是鬼在说,我们继续争战,打击老马的灵。过了一会儿,他不吭声了,躺着也不动了,出了一身的汗,他爸爸就说:“我来带你做个悟性祷告!”他很乖的地跟着祷告,但是却带着委屈,带着哭腔。爸爸就命令委屈的灵退去。然后他就不委屈了,跟着继续悟性祷告,好像很配合的样子。然后他爸爸跟外婆就放心地去睡了。

我看着他,我感觉这个鬼并没有走。我就没有睡,听着他还吭哧吭哧的。我就再次起来为他争战,继续揉着肚子打击老马,这次他反应没有第一次那么强烈了,不过还是扭动着身子不让揉,我继续揉着,他就说:“妈妈我好了,我没事了。你别揉了,我渴了。”我说:“渴了等会儿再说!“我继续争战,直到看着他不反抗了,揉着似乎也没啥反应了,我去给他倒了点热水,又为他争战了几分钟,才让他喝水,他就坐起来喝水,喝完水就开始打嗝,一连打了好几个嗝,然后看着状态就正常了,我就让他睡了,这次睡着以后很安稳的样子,身上也再次出汗,恢复到了正常状态。这时候我看了一下时间夜里4点半。一个半小时,这次争战过程中一次体温也没有测。第一次的时候前前后后争战了8个小时呢!

总结-在得胜的教会,争战得胜得着应许

我们来到华人命定从前到后才一个半月,真的是经历了太多太多的恩典,这都是以往从来没有想过的。之所以来到这里是因为我们家大儿子生来眼球震颤,属于疑难杂症,医学上是没有办法的。在这一个半月的时间里,老大的眼球震颤基本上已经好了,还剩下一点点。孩子眼睛释放的过程中一直都是在对付我和孩子里边的识别善恶。在102事工中,在这个释放的过程当中,眼睛每天都有变化,孩子每天都会告诉我,妈妈,我的眼睛更清晰了,也更亮了。

不但眼睛越来越好,孩子在学校的各种表现,成绩也直线上升,前两天老师要开家长会,邀请我们去分享一下孩子最近进步极大的秘诀,孩子爸爸跟老师说,我们没有什么秘诀,这都是信仰的力量,我们把他里边的鬼赶走了,他自然就脑筋清楚,条理清晰了,我们可以这么分享吗?老师说,那还是算了吧。

最近这几天我的眼睛也松开了很多,我眼睛原本高度近视,摘掉眼镜就眼前一片模糊,根本就看不出来什么是什么,每天早上醒来就是凭着记忆摸到眼镜,那真的是一秒也离不开眼镜,现在早上起来可以直接看到眼前东西的轮廓了,直接就可以看到眼镜在哪里。

我们两个的眼睛都是识别善恶的结果,来到华人命定以后大量的灵里祷告,打击识别善恶,打击蛇的灵,打击黄皮子,使我们开始认识到需要对付识别善恶,以前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识别善恶。当我们认识了识别善恶,当我们在牧者和老师,同工们的教导下开始认真对付自己里边的识别善恶时,神的应许就开始成就在我们身上。越来越多的恩典,越来越蒙福。也在释放的过程中,越来越多的问题彰显出来,牧者教导我们要起来争战,靠着祷告争战夺回原本属于我们的祝福。感谢主,这真的太好了,在牧者的教导和鼓励下,我们开始慢慢养成信心的习惯,争战赶鬼的习惯。

记得以前有句话叫,上天无路。以前我们虽然信了耶稣,知道可以信靠耶稣,但是却不懂得具体怎么做,也不懂得如何得着神的应许,常常活在很无奈的挣扎的里面,遇到问题也不知道怎么靠着主解决。来到华人命定神学以后我们才发现,原来,借着灵里祷告,凭着信心,借着争战、赶鬼,我们就可以活出一种在地如在天的生活,我们就会进入神的应许,带下神的祝福。哈利路亚!

点评

感谢神,在我们当中兴起了一批又一批能够付代价打硬仗的父母。这个见证真的会再一次激励我们当中很多孩子的父母服侍能够有这样的一种服侍孩子、坚定到底的精神,绝对不体贴孩子肉体,不把魔鬼从孩子身上干趴下去就不罢休的这样一种劲头!魔鬼最怕的也是父母里面的这种心志。当我们里面有这种心志的时候,其实我们里面很多魔鬼就已经消化了!

透过这个见证,我跟大家梳理四个非常重要的属灵原则:

  1. 医治释放最关键的就是信心!不放弃的信心!比魔鬼多坚持一分钟的信心!

  2. 信心是需要操练的,从小事,小病开始操练。

  3. 一个灵里刚强、争战祷告的妈妈会带来孩子各方面的祝福与突破!

  4. 被服侍者的精神状态是最好的体温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