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我从黄皮子的辖制中得自由!(20200927)

过去半年在新的工作岗位上的锻炼,我从黄皮子的辖制中释放了一部分。

作为新领域产品的开拓,周围没有人了解这个领域,我也自认为积极主动做了很多尝试,尽我所能把自己对这个领域的洞察输出,设计产品,主导开发项目,寻找市场切入点,毫无商业经验也开始去实践把产品销售出去。每天工作总结、思考整理,写邮件发给投资人(也是我们的老板)。

在这半年了自学了很多东西,对过去自己从事了好几年的行业也有新的认识。但我感觉在工作中非常憋屈,输出了很多东西,但投资人并不感兴趣,甚至我每次尝试和我的直接上级谈论工作时,对方立刻睡眼迷离,我又退缩回来了。在这个过程中,我无数次在心里想,“这里不适合我,还是回到自己熟悉的领域吧。”但又坚持下去了,不就一份工作而已吗?很重要吗?继续做该做的事情。

大概一个月前,在新产品完成雏形第二次见客户之前,我里面的感觉实在是糟糕透了。在那一段时间,我知道我的牧者正在没日没夜服侍一位姐妹,“我还是别添乱了吧?”“我一定要找牧者!”这两种想法在我头脑里不断打架。最终我受不了了,请了半天假,打给牧者。牧者带我祷告,告诉我,那些都是谎言。

谎言有什么呢?很多,很深:

“牧者没有真正关心过我的死活!”
“她给我很多要求、很多约束,我在很努力做到她的要求,但她永远不满意、永远在挑剔我!”
“她真的爱我吗?”
“能把真实的感受说出来吗?我不敢说。她为我付出很多,我没办法说…”
“我没法相信她能帮助我…”
“忍一忍就好了,反正也忍了很多年了,实在难受的时候让自己做事情,或者睡一觉吧…”
“我尽力了,做不到;累了,不想活下去了…”
“我讨厌自己!讨厌死了!”

这些一直以来在我头脑里的声音,这那个上午的祷告中全部冒出来,我哇哇大哭起来,哭得很委屈很凄厉。此时牧者告诉我几个关键词:「神的儿女」,「神的形象」,「自由」。当我把这些想法说出来时,牧者说,“这些都是黄皮子释放的谎言,你一直被它骗,还要多久?你可以选择不接收这些谎言。”

祷告了一上午释放,我心里轻松了很多,开始向往自由。原来我过去一直不自由。第二次见客户我的表现其实不错,但我的身体一直在释放,路上就狂吐不止,把同行的同事都吓到了。我心里却想,这是释放的开始,会有一段煎熬的过程,但我很渴望释放,就坚持着把该做的事做了。

下班回家以后啥都不管,就是祷告。那几天正是连续三天通宵祷告会,我也跟着拼命祷告打击黄皮子。那天晚上祷告到凌晨2点左右,收到邮件,投资人决定把我做了半年的新产品引入项目停了。看到邮件那一瞬间心里是有波澜的,但竟然也不太在乎,那天晚上我很开心,我觉得要开始与神恢复爱的关系了,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我很辛苦。

第二天早上我干脆请了个假,补了个觉。醒来发现很多未接来电,我的搭档、帮助过我推动项目的同事,他们担心我是受不了打击所以身体垮了,甚至刚离职的CTO知道这件事后也给我打电话,鼓励我、教我接下去如何安抚项目的小团队,以及后面怎么继续找突破口等等。我很平静地跟他们交流,回到公司和项目组的小团队沟通、安抚他们。团队小伙伴表现蛮惊讶,他们自己心里有沮丧,认为我是最投入的人,应该是受打击最大的,但却很平静地安慰他们。只有我自己心里知道,开始不那么依靠自己能力的时候,相信凡事有神兜着,很多事就没那么重要了。

接下来,老板也就是投资人和我谈了一次话。指出来几点:

  1. 我不善于沟通。每天闷头做事,虽然我都会把工作汇报、思考用邮件发送给上级,但在上级没有反应的时候我没有去争取去沟通,只是单方面的输出。
  2. 说服投资人,不一定非得做出来一个完美的东西,而是要让对方相信,建造对方的信心——就像布道者所做的一样。
  3. 科学家很难单独成为成功的创业者,老板自己也由“科研者思维”到“商人思维”的转变,那是一个痛苦的过程,如果我想要回去“科研者”熟悉的环境里,现在回去还来得及;而如果选择留下来,就是选择挑战,要经历同样一个痛苦的转变过程。

我听完以后,抓到一个根本问题是,我并不相信老板是想要和(帮)我一起做成这件事的。“是我把你招进来,我比其他人更期待你的‘布道’说服我,让我有信心投入做这件事。但你惟独没有尝试去说服我。”我瞬间觉得,这与我和我牧者的关系一样,我认为牧者在要求我、挑剔我,我很努力地去完成她的要求,她却仍然不满意,我心里有很多负面。“这些是不是都是牛角尖里的想法?并不是真实的?”

时间没有容许我细想下去,只做了一个决定,这是更新、改变自己、释放的好机会。在会议室里,我当下答复老板:

  1. 我可以回到原来熟悉的环境。但比起舒服安逸,我更希望改造自己,所以我选择留下
  2. 在过去半年里,我从营销背景的同事身上,看到自己缺乏的思维,我想跟着这位同事学习

谈话结束以后,我看到老板露出一个很满意的笑容。后来我才知道,项目的失败老板并不认为主要问题在我,而认为当时我的直接上级没有尽到责任、只想做老好人;反而老板认为我有坚韧坚持的性格,如果能重塑可以成为公司宝贵的资产。因此一般的项目看不到商业前景三个月就被停掉,而老板容忍了六个月,也在观察这六个月我的坚持。而我主动提出想要跟她学习的这位营销的同事,是老板非常看好的一个人,他认为比我原上级,她更能帮助我“重塑”。因此我主动提出进入她的团队,正和老板的心意。

在接下来的日子,我马上要迎来被延长的转正答辩。这一个月公司对我的要求不再是行业洞察的输出,而是我完全不懂的项目管理。新的leader告诉我说,这是专门为训练我而设的一个岗位(在这之前公司没有项目管理),因为老板觉得我最需要提升的是沟通能力,而项目管理需要内部沟通。当天我很开心和牧者说了这件事,牧者说,感谢主,这是神给你训练的机会。“但,你一定会再崩溃的。崩溃的时候,就是神要释放你的时候。”我记住这句话了。

接到任务的最开始,我认为“项目管理”就是一种打杂的工作,这是我擅长的吧?很快我就列出几张表格,没几天把相关的信息管起来。“这不难呀?”但很快我发现不是这样,这真的是一个很挑战的训练机会——人比机器/信息要难管理多了。

虽然产品线负责人才是老大,我认为我的工作是支撑性的,但有一些交给我的任务,实质就是要管理人。要面对有点自以为是而又最资历的开发经理、闹脾气的行业专家、不太愿意配合的年轻程序员、测试等等。超过二十人的团队,忘记邀请会议的、忘记参加会议的、闹脾气不来参加会议的,我真的顾不上,也不知道怎么做,受挫不好的感觉又来了,又祷告对付了几次。然后观察leader怎么做,“在我的团队里,只看结果;有成果的才被尊重,不管他是不是行业专家。”看到她毫无畏惧,我开始思考,为什么我做事过程中,会有这么多惧怕。这在过去牧养训练的经历一样,为什么我总在怕人走?

还有很多地方,我看到这位leader坚持坚定、目标明确、尤其是不爱面子、情感自由表达等等,一路勇往直前。后来相处的一段时间我亲眼看到其他产品线一位非常资深、年长、在领域里有权威的负责人用了两周时间也无法留下的人才,这位年轻的负责人,用一杯咖啡的时间,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真诚表达情感、又坚持目标不放弃,不仅把这位人才留在公司,还把他挖到我们的产品线里。我开始思考,如果我有她一半的坚持,我和父母、跟很多人的关系不会像现在这样。为什么我传福音、讲见证的时候,自己总是先发虚,最后到不敢讲。如果我目标很明确,我要祝福我的家人,那么就应该有这种坚持的性格,而不是遇到困难就退缩抱怨。

我还发现了一个问题,爱面子、端着。在很多知识分子身上都有这种现象,我发现自己也有,而且过去工作多年的研究机构环境里,恰好加强了这种倾向,我甚至会认为这是正常的。而现在,我看到“端着”的老资历被人挖墙脚,而总是自嘲“全公司我学历最低”的不仅成为公司最年轻的产品线负责人,还奇迹般地把人才留住吸引过来。那为什么要爱面子啊?为什么要端着啊?为什么不活得自由一点、目标明确一点、情感再自由一点?

在最近一次出差,任务是见一位重要的客户,做足了功课、飞到客户所在的城市,却被拒绝、被放鸽子,真的失落。开始跟负面情绪、跟靠自己的体系争战,恢复喜乐了,第二天在前往另一个城市之前,突然在网上发现这位重要的客户的研究方向跟我过去几年的研究方向是一致的。我就联系leader,怎么办?她鼓励我,在哪里跌倒,就在哪里重新站起来。教给我话术,重新打电话给客户。很神奇的是,这位重要的客户关系拉回来了。Leader告诉我,这是一个不小的突破。

总结

这一段经历的记录有点散乱,但在过程中,我在逐渐改变里面的逻辑体系,放下了很多固有的观念。我逐渐开始享受到有神的自由和轻松。不要再靠自己,不再那么看重这些操作劳苦的事。当靠自己的体系还很根深蒂固,一遍一遍明显的沮丧难受感提醒我,从靠自己转变为靠神,才是人生正确的打开方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