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从黄皮子的辖制中得释放的见证(20200315)

前天深夜两三点钟,我的牧者带着我服侍一个姐妹。这个姐妹走到了生活的边缘,完全到了绝望的地步。我的牧者教导着她,服侍着她,可是几天以来她作业也不做,方言祷告也没有。总是带着无奈带着很多疑问,可是我的牧者还是在教导着,我们就开始为她祷告。在她祷告的时候,我看到她的孩子非常哭闹。我的牧者告诉把孩子抱起来,然后把孩子抱起来后孩子还是哭闹。此时她很绝望,也不能集中注意祷告。这时候我看到孩子身上有条蛇,蛇带着角还有须子。当中我在想我不能说,我怕牧者说我黄鼠狼的灵。可是我看到的是事实,我不能不说,这时候勇敢说出来了。我说:“姐妹,你孩子头上有条蛇”,我告诉她:你把手放在孩子头上,我带你祷告。“奉耶稣基督的名,命令蛇的灵出去,命定黄鼠狼的灵出去”,很快孩子安静了。孩子这时候很安静的在妈妈的怀里,然后这个姐妹开始跟着我们拼命的祷告,火热的祷告。祷告后,我的牧者教导她的时候,她说:“哇,我有方言了,我今天才领受到方言祷告这么有能力,我好喜乐”。我们祷告结束后,我的牧者也没有批评我,这时候已经是早晨四五点钟了。我眯了一会,醒来后看到姐妹发来的信息,她打字告诉我们她和孩子睡得很好,我心里想感谢主。她也开始做作业,做家务的时候也不断的用方言祷告。

她的问题解决了,我的问题来了。我起来后发现我的眼角骨头痛,很青,我就想等下做翻译工作就好了。可是我工作的时候,疼的我根本什么也做不下去。这时候我就想起来了,鬼来了找牧者,我找到了我的牧者,我的牧者了解了我的情况开始带我祷告。告诉我不要在乎,可是越祷告越痛。这时候我眼前展现了一幕一幕的景象,就跟看电影一样,非常的清晰。我把我看到的分享给了我的牧者,我的牧者说我把老师叫来。这时候老师参与了我们的祷告,了解了我的情。告诉我不要在乎,那都是黄皮子的灵给你的,奉耶稣基督的名,命令阴阳眼的灵出去,黄皮子的灵出去,蛇的灵出去。

可是我还是能看见,我就跟他们分享着我看见的。我说看见那个龙非常的愤怒,口里的喷出来的火点燃了山,远处的山在着火。跟着它后面的一群叫不上名的东西,这时候我看见了海马、蜘蛛。看到了蛇,看到了龙,龙非常愤怒的拍打海水,海水很高很高。喷出来的愤怒掀翻了带着十字架的小教会,那些教会像火柴盒那么大。这时候看到它拼命的吐,远处打雷还有冰雹。老师就带着我斥责阴阳眼的灵,斥责黄皮子的灵,这时候我听不到他们的声音。我还是能看到清晰的画面展现在我的眼前,我说老师,他们在开会。老师说:不要管,不要在乎,继续祷告。

此时我越祷告越痛,比原来痛的特别厉害,甚至我的头完全被钳子夹住一样,我身上还有被龙的尾巴抽的一块块青的,我的合谷穴也已经被我掐破了。这时候老师教导我建立信心,不要惧怕。我说我不怕,我还是跟着祷告。我说我看见他们在开会,他们的头好生气,杀了一只马,我都闻到了血腥味。老师带着我继续祷告,这时候我脸麻木的症状开始消失,我的脑子好像一个东西突然出去一样,变得特别清晰。老师问我怎么样:我说我突然脑袋特别清晰。老师说,打开《圣经》,边读《圣经》边跟着我们祷告,这时候我打开《歌罗西书》第1章,第2章。我边方言祷告,边读经的时候,我很快把这两章读完了。我很快抓住了重点,我就跟老师分享我的看见。老师也跟我们分享《歌罗西书》的时候,我惊讶的发现自己能够抓住中心了。原来我看书都抓不住重点,都是一团糟,可是今天我是这么的清晰,我所看到的跟老师在一条线上,我非常的惊喜。这时候我觉得我除了眼角痛,其他的症状全部消失了,然后我们结束了祷告。

我们结束祷告后,我开始做翻译工作。我惊喜的发现自己效率如此的高,我原来翻译20分钟的课程要用一周的时候。可是我现在的效率比以前要快很多,我自己都非常的惊讶。下午第五点钟的时候,老师又打电话过来问怎么样。我说我的眼睛还是痛,可是我的工作效率太高了。老师告诉我捂住我的眼睛,然后带着我祷告,没两分钟,我完全不痛了,就是这样我完全得了释放。太奇妙了,这么多年我被黄皮子搞得一塌糊涂,我已经走到了人生的终点,做了很多的错误的判断和决定。拿起书来读的时候,除了头发不痛,全身都痛,我现在不断可以读明白书,还能抓住重点。黄皮子的灵多么害人,今天听到我的见证的弟兄姐妹们,如果你的孩子学习还是不好,带他打击黄皮子的灵。如果你现在还是朦朦胧胧,做什么时候都混乱的时候,打击黄皮子的灵。感谢主,我感谢我的牧者和老师付代价的服侍我。感谢我的神带领我在这样有能力的教会里,不断的成长、不断的提升、不断的破碎自己,感谢神荣耀的带领,愿荣耀归给权能的神。

点评

这个见证听起来跟看3D电影听神话故事似的,这里面所看到的应该就是一个属灵的真实写照。就是教会和背后的属灵的黑暗权势之争,邪灵真的干了很多的坏事。就在我们过去这段时间打击黄皮子的时候,常常有弟兄姐妹的背后黄皮子讲话,讲做了多少的败坏的工作,盗取了多少的祝福,把他整的多惨。我想这样的一场属灵的战役轰轰烈烈的开始了,应该还没有结束,我们还在不断的持续的和黄皮子的争战当中。有很多的人得释放,我想透过这场争战,很多人会从过去的倒霉的败坏当中走出来,会进到新一轮的蒙福里面。透过这样的一场争战,透过打击黑暗权势,我们对于如何建造荣耀的教会有了更深的认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